陳茂波網誌談亞太2030願景

過去兩天,我到了菲律賓馬尼拉出席亞洲開發銀行第51屆年度會議。在匆匆的行程中,我除了參加亞行理事會會議外,亦先後會見了包括亞行行長中尾武彥在內的多位亞行高層人員,跟他們討論亞洲區經濟的展望,以及亞行可以如何善用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融資服務。

成立了剛逾半個世紀的亞行,其宗旨是協助發展中的成員國解決貧窮問題,發展經濟,提升民眾的生活質素。多年來,亞行為亞太地區提供了超過2,500億美元的貸款資助,主要用於協助成員國改善基建設施、供水、醫療衛生、能源、教育及農業等項目。

隨著時代發展,整個亞太地區的面貌,以至所面對的挑戰和需要亦出現了很大變化。過去十年,亞太地區成為全球經濟增長最快的地區,佔全球生產總值比例由2000年的25%上升至2016年的33%,估計到2050年更會上升至超過一半。經濟增長大大幫助了當地人民脫貧和改善生活質素,亞太地區人口的極端貧窮比率(即日均收入低於1.9美元)已由1990年的53%大幅下降至2013年的9%。

儘管如此,整個亞太地區所面對的挑戰仍然不少。首先,即使區內國家大幅降低了極端貧窮率,但仍然有超過三億人生活在極端貧窮之中,與此同時,貧富差距以至性別差距在大部份地區有所擴大。此外,氣候變化、天然災害和環境污染對一些發展中國家,特別是一些島嶼小國,帶來更迫切的危害。

有見及此,亞行近年提出制訂新的發展策略,名為《策略2030》,擬訂出「以發展繁榮、包容、具適應力及可持續的亞太區」為願景,重新檢視其資源投放的優次。未來,亞行除了繼續扶助區內剩下的極端貧端人口外,將投放更多資源推動可持續經濟發展,提供優質就業機會,推動科技的應用,紓緩貧富差距。策略又特別提出投入更多資源解決性別差距的問題,並訂下目標在2030年推出的項目一半都會是有助推動性別平等。此外,更高的資源運用優次會放於一些易受氣候變化影響的太平洋小島國及受到地區衝突影響的國家,為他們提供長遠經濟援助,提升基礎建設,並協助其改善管治及提供更多公共服務。

然而,要達致策略所提出的各項目標,極具挑戰。根據亞行估算,為了改善經濟、消除貧窮及應對氣候變化,亞太地區至2030年期間每年便需要投放高達17,000億美元於各類基建。由於資金缺口龐大,如何吸引更多私人市場的資金投入基建項目,便成為其中一項重要課題。香港作為亞洲區內首屈一指的國際金融中心及全球最大的離岸人民幣業務樞紐,擁有相當優勢,可為亞太地區的繁榮、更包容及可持續發展出一分力。

首先,發債是發展基建其中一項常用的融資工具。為了提升香港債券市場的競爭力,我在預算案中推出一系列措施,包括債券資助先導計劃、稅務優惠,以及「綠色債券資助計劃」等。

事實上,由於基建投資一般能提供長期和穩定的回報,近年市場上不乏對投資基礎設施感興趣的投資者。然而,由於投資基建有相當的風險,包括項目的可行性、建造成本會否超支、項目營運風險、匯率風險、當地法規風險、政治風險,甚至跨境項目涉及的地緣政治風險等,令不少投資者感到很躊躇。因此,如要吸引更多私人市場資金投資,便需要加強了解各持份者對項目風險的胃納,並透過各種合適的法律安排、金融工具及產品,協助投資者管理和緩解不同的主要風險,讓項目更具融資吸引力(bankability)。

金融管理局於2016年中成立了基建融資促進辦公室(IFFO),提供一個資訊交流和經驗分享的平台,提升各持份者對基建投融資方面的知識和技能,促進基建投融資的合作。目前,IFFO的合作伙伴機構已增至87個,包括多邊金融機構、發展銀行、公營和私營投資者、大型資產管理公司、商業銀行、保險公司、參與基建項目發展和營運的機構,以及專業服務公司等,進一步推動IFFO成為具代表性和有效的經驗交流和合作平台。

無疑,國際社會面對的問題日趨複雜,正如今次亞行《策略2030》擬稿所提述,在發展經濟時,我們需要同時兼顧更多不同考慮,讓人類社會的發展更趨公平合理。在會議討論過程中,隱約可見不同國家之間的利益差異和考慮,我希望未來國際間可以更和衷共濟,加強合作,為自己和下一代建設一個更繁榮、更包容和可持續的社會。

(以上是財政司司長陳茂波5月6日在網誌發表的文章

Source:: 陳茂波網誌談亞太2030願景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