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R-Spheres大幅度減少晚期肝細胞癌治療嚴重副作用的發生

亞太國家新研究發現,SIR-Spheres® Y-90 樹脂微球體與蕾莎瓦膜衣錠(Sorafenib)相比,在晚期肝細胞癌治療中整體存活率 (OS) 無明顯差異,且極大降低了嚴重副作用的發生

SIRveNIB 研究結果已於 2017 美國臨床腫瘤醫學會年會中發表

芝加哥2017年6月6日電 /美通社/ — 在不到兩個月的時間內,一項重要的直接研究第二次表明,相對現行每日兩次口服蕾莎瓦膜衣錠(Sorafenib)的晚期肝細胞癌(原發性肝癌或 HCC)標準療法 ,直接對肝臟施一次 SIR-Spheres Y-90 樹脂微球體可提供重要的治療效益。1

SIRveNIB 研究 360 名患者的結果已在 ASCO 發表,發表人為主要研究者 Pierce Chow 教授,新加坡國立癌症中心和新加坡總醫院高級顧問外科醫生。據 Chow 教授稱:「我們發現,患有局部晚期 HCC 的亞洲患者經Y-90 樹脂微球體治療,在治療意圖或 ITT 分析中可獲明顯為佳的腫瘤客觀有效率,達 16.5%;而蕾莎瓦膜衣錠(Sorafenib)為 1.7%,SIRT 為 23.1%,治療人群則為 1.9% (p<0.001),該值代表實際獲得所分配治療的患者人數。與接受蕾莎瓦膜衣錠(Sorafenib)的患者相比,在嚴重負面作用方面也有近乎一半的降低(級別 ≥3;27.7% 相對於50.6%;p<0.0001)。」

Chow 教授補充道:「研究的主要終點 — 整體存活率 (OS) 尚未達成。如果在 ITT 分析中觀察分配到各種療法的患者,Y-90 樹脂微球體研究組的中位存活期為 8.84 個月,而蕾莎瓦膜衣錠(Sorafenib)組則為 10.02 個月 (p=0.360)。該差異不具統計學上的顯著意義。 但是,該分析沒有將計劃接受 Y-90 療法的超過四分之一患者(28.6%;52 名患者)實際並未接受治療這一事實納入考量。如僅就實際接受 Y-90 樹脂微球體治療患者的存活率資料進行觀察,其中位存活期則為 11.3 個月,相比蕾莎瓦膜衣錠(Sorafenib)的 10.4 個月則可呈現相反趨勢;同時,這也不具統計學上的顯著意義。」

Chow 教授說道:「相比蕾莎瓦膜衣錠(Sorafenib),SIRveNIB 研究中關於副作用的比較數據則明確偏向於 Y-90 樹脂微球體。除嚴重負面作用近半減少之外,我們觀察到負面作用的發生降低約四分之一(60.0% 相對於 84.6% p<0.0001),同時嚴重負面作用 [SAEs] 亦有減少(20.8% 相對於 35.2%;p=0.009)。具體來說,接受 Y-90 樹脂微球體治療的患者,相較蕾莎瓦膜衣錠(Sorafenib)療法患者,其報告的疲倦(3.8% 相對於 15.4%)、腹瀉(1.5% 相對於29.6%)、手腳皮膚反應(0.8% 相對於 54.9%)、脫髮(0% 相對於 9.9%)和高血壓(0% 相對於 14.8%)均有明顯減少。」

Y-90 樹脂微球體相關的副作用並不常見,且可進行管理。胃潰瘍發生率為 0.8%、上消化道出血 1.5%(相對於蕾莎瓦膜衣錠(Sorafenib) 1.9%)、黃疸 1.5%(相對於 1.9%)以及 SIRT 組中門靜脈高壓 0%(相對於 0.6%),與蕾莎瓦膜衣錠(Sorafenib)組無顯著差異。放射性肝炎的發生率 (1.5%) 與之前發表的研究一致。2

儘管這些差異在意圖治療人群中並不顯著,關於其他次要終點,SIRveNIB 研究中實際接受 Y-90 樹脂微球體治療的患者獲得了額外的治療效益,包括總體無惡化存活期 [PFS, 6.3 相對於 5.2 個月、危險比(HR = 0.73,p = 0.013)、肝臟無惡化存活期(6.7 相對於 5.2 個月,HR = 0.71,p = 0.09)、整體進展時間(TTP,6.4 相對於 5.4 個月,HR = 0.73,p = 0.019),以及肝臟進展時間(6.8 相對於 5.5 個月,HR=0.72,p = 0.013)。

於 ASCO 匯報的 SIRveNIB 發現 1 從根本映照了歐洲 SARAH 研究從 459 名患者獲得的發現,後者的結果已由法國克里希 Hôpital Beaujon 醫院放射科主任 Valerie Vilgrain 教授在 2017年4月23日,於阿母斯特丹舉行的 2017 國際肝病會議 (International Liver Congress™) 上報告。

SARAH 中,SIRT 的腫瘤客觀有效率 [TRR] 為 19.0%,相比蕾莎瓦膜衣錠(Sorafenib)為 11.6% (p=0.042)。3 SIRveNIB 中,TRR 為 16.5% 相對於1.7%;P<0.001。1 安全性方面亦極為相似。在 SARAH 中,接受 SIR-Spheres 治療的患者在治療相關副作用方面有明顯降低(76.5% 相對於94.0%;p<0.001);並且副作用的嚴重程度亦較低(級別 ≥3;40.7% 相對於63.0%;p<0.001)3。而在 SIRveNIB 中,接受 SIR-Spheres 治療的患者在副作用方面更加為低(60.0% 相對於84.6.0%;p<0.0001),嚴重副作用(級別 ≥3;27.7% 相對於50.6%;p<0.0001)或 SAEs(20.8% 相對於 35.2%;p=0.009)亦更低。1

SARAH 中,透過使用 EORTC QLQ-C30 問卷,相較與基準相比生活質量有顯著且持續降低趨勢的蕾莎瓦膜衣錠(Sorafenib)組,SIR-Spheres 組的患者亦因整體健康狀況而保有顯著為佳的生活質量(群體效應:p=0.005;時間效應:p<0.001;組間時間差異:p=0.045)。3

兩個研究中,無論從 ITT 或完成治療分析來看,存活期均無顯著差異。1,3 SIRveNIB 研究是由亞太肝細胞癌試驗組 (The Asia-Pacific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Trials Group, AHCC) 協同新加坡國立癌症中心 (National Cancer Centre Singapore) 和新加坡臨床研究所 (Singapore Clinical Research Institute, SCRI) 共同進行,並由新加坡國立醫學委員會 (National Medical Council Singapore) 和 Sirtex Medical Limited 進行支援的一項研究者發起研究。1

SARAH 研究是一項由 Assistance Publique – Hopitaux de Paris (AP-HP) 贊助,並由 Sirtex Medical Limited 提供支援的一項調查研究。3

什麼是肝細胞癌(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 HCC)?

在所有經診斷為原發性肝癌的患者中,90% 的患者屬肝細胞癌,這是全球第六大最常見的癌症,同時也是癌症死亡的第二大原因。任何因病毒性肝炎、酗酒和脂肪肝而形成的肝硬化都是導致肝癌的主因,造成全球每年超過 670,000 人死亡。4 在有罹患肝細胞癌風險的人口中,肝細胞癌的發病率隨著年齡增長而逐漸提高,約在七十歲達到高峰。5

整體而言,有三分之一的肝硬化患者有可能發展成肝細胞癌。6

  • 全球約有 54% 的肝細胞癌是因為 B 型肝炎病毒感染(影響 4 億人)造成,約有 31% 是因感染 C 型肝炎病毒(影響 1.7 億人)所致。5
  • 在非洲及東亞,肝癌的主要成因為 B 型肝炎病毒感染(60%),在已開發的西方國家,慢性 C 型肝炎病毒感染是最主要的風險因子。7,8

除了上述原因,也有八分之一(12.8%)非酒精性脂肪變性肝炎(NASH)合併肝硬化的患者惡化至肝細胞癌。7酒精性脂肪變性肝炎(NASH)的成因包含第二型糖尿病、胰島素阻抗、肥胖、高血脂和高血壓已成為西方國家肝臟疾病的首要原因。9非酒精性脂肪變性肝炎(NASH)的疾病進程大大增加了罹患肝硬化、肝衰竭和肝細胞癌的風險。此現象被視為與全球糖尿病和肥胖的流行有關。10

男性比女性更容易罹患肝細胞癌,但是在非洲,則觀察到相反的現象。4

SIR-Spheres Y-90 樹脂微球體選擇性體內放射療法是什麼?

SIR-Spheres Y-90 樹脂微球體選擇性體內放射療法是一種經核准的治療法,用來治療無法手術切除的肝腫瘤。它是一種微創療法,直接將高劑量的 beta 輻射輸送至腫瘤位置。介入放射科醫師對患者施用此類選擇性體內放射療法,透過導管將數百萬顆放射性樹脂微球體(直徑 20-60 微米)注入供應腫瘤血液的肝動脈當中。利用供應腫瘤的血液,這些微球體可以鎖定肝腫瘤以高於傳統放射治療 40 倍劑量的輻射殺死腫瘤,同時保護健康的組織完好無損。

SIR-Spheres Y-90 樹脂微球體已獲得阿根廷、澳洲、巴西、歐盟(CE Mark)、瑞士、土耳其、和亞洲幾個國家的核准,用於治療無法手術切除的肝腫瘤。SIR-Spheres Y-90 樹脂微球體已獲得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完整的上市前許可(PMA),並指定用於治療大腸癌腫瘤轉移至肝臟而無法手術切除,以化療藥物 FUDR(floxuridine)進行肝動脈化療(IHAC)的肝癌患者。

參考文獻:

1. Chow PKH et al. 2017 ASCO Annual Meeting; J Clin Oncol 2017; 35 (Suppl): Abs 4002.

2. Gil-Alzugaray B, Chopitea A, Inarrairaegui M et al. Hepatology 2013; 57(3): 1078-87.

3. Vilgrain V et al. The International Liver Congress 2017 52nd Annual Meeting of the European Association for the Study of the Liver (EASL), J Hepatol 2017; 66 (Suppl 1): Abs. GS-012.

4. Extrapolated from Ferlay J et al. Globocan 2012. v1.0, Cancer Incidence and Mortality Worldwide: IARC CancerBase No. 11 [Internet]. Lyon, France: International Agency for Research on Cancer; 2013. Available from: http://globocan.iarc.fr, accessed on 14 April 2017.

5. EASL–EORTC Clinical Practice Guidelines: Management of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J Hepatol 2012; 56: 908–43.

6. Sangiovanni A et al. Hepatology 2006; 43: 1303–10.

7. Di Bisceglie AM. Hepatology 2009; 49 (Suppl 5): S56–60.

8. Davis GL et al. Proc (Bayl Univ Med Cent) 2008; 21: 266–80.

9. White DL et al. Clin Gastroenterol Hepatol 2012; 10: 1342–59.

10. World Gastroenterology Organisation Global Guidelines: Nonalcoholic Fatty Liver Disease and Nonalcoholic Steatohepatitis, 2012.

SIR-Spheres® 是 Sirtex SIR-Spheres Pty Ltd. 的註冊商標。

Source:: SIR-Spheres大幅度減少晚期肝細胞癌治療嚴重副作用的發生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