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混混傳(7):到CEO 之路:初次下海

Ad

career07

接下來的兩星期,我都不斷被「緋聞」纏身,上至小絹下至辦公室助理,都喜歡有意無意間以此話題開開玩笑,差在董事長本人未走黎問我係咪想媾佢個女.

呵,不過別以為我會因此發怒或不快。小弟平日行徑大搖大擺,我行我素,再加兩分的幽默與十分的口花,這種所謂的「緋聞玩笑」,基本上自小也習已為常,日子有功下,我也早就練就金鐘罩十二關,逹刀槍不入水火不侵的不死身境界了。

況且,是非精就如露體狂,你越加驚慌顯得不知所措,他們便越有快感越加兩把勁; 反之,當你能處之泰然甚至嘲笑其xx 沒啥看頭,來犯者只會自討沒趣自動收皮。

結果, 藉著這個共通話題,倒跟同事們迅速地混熟了,有點意想不到呢~

* * * * * *

把手上的歐洲客厚厚的檔案反覆看了近兩星期,加上閒來向小娟討教,總算對客戶的歷史背景認知了個大概,原來大部分的歐洲客,都與我們有十年以上的關係了,其中一個客戶,更是由公司創建至今,歷時超過三十年。

正想得出神,電話聲響起,傳來一把低沉的聲音:

「阿笨,你而家入一入黎我房丫。」隨即掛斷。

原來是阿 ger 佐治,亦即面試當天的主考 A 大叔,負責歐洲跟一些駐香港的採購公司業務。 至於面試當天 (自以為) 蠻欣賞我的主考 C Kelvin,則負責美國組,暫時無緣合作.

佐治的語氣聽來很嚴肅,我不敢怠慢,趕緊到其辦公室,輕叩房門。

「入黎丫」

入房後,小娟也在場,閒話幾句後,佐治便開門見山了 「阿笨,下星期一我地有個德國的客會係香港過黎睇廠,我想你朝早去酒店接一接佢」

「吓…..」我不禁脫聲道。

小娟看我一副大惑不解的樣子,便加以解釋「是這樣子的,佐治長住深圳,基本上都不怎麼回去香港,像這種接待客人的工作,一般都是歸 Monica 管,可是剛恰她下星期要去台灣出差,所以這次想讓你去。」

我稍稍明白了,但卻頗擔心對公司的了解不足,容乜易到時俾個客問到口啞啞?

正欲再問詳情時,佐治已先我一步 「講老實話啦,本來你0岩0岩入黎,唔應該俾你咁快去接客0既,不過大家覺得你平日應對都算淡定,Monica 又力薦你,所以破例俾你試下啦~」

不知是講者有心還是我敏感,我總隱約感覺到佐治背後的真意是「睇你條友都係咬老軟架喇」。

佐治頓了頓,又道「放心喎,唔係要你同個客傾生意,你只要確保佢唔好走失,中間同佢傾下計就得,唔會太難既遮,陣間小娟會同你講下個客d 背景資料架喇,ok?」

我想不到任何拒絕的理由,當下爽快答應,便隨小娟去「補習」了。

半句鐘過後,我便下課了。回到自己的座位途上,Candy 已在守候。

「喂,阿笨,佐治叫你入房做咩呀? 」

「無…..叫我去接客遮」我故作輕鬆淡然的道。

「吓,接咩客呀? 咁快就接客? 」Candy 似乎有點焦急,我心裡暗笑,面上當然不動聲色「哦,下星期有個德國客黎,叫我去酒店接一接佢之嘛,無乜特別,等等先,電話響,轉頭再傾丫~」

電話適時的響起,我仲唔鬆人咩.

我藉轉身時偷瞄了 Candy 了一眼,但見她露出一絲不忿的神色。

個心當堂涼晒。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