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混混傳(3):到CEO 之路:母親的抉擇

Ad

career03

「唉~~阿笨~ 今次真係賴晒野~ 我隻恒豐金 (870) 一野無左50%呀!!!! 好L 慘呀……」一把悽厲的聲音於我耳邊響起,唔洗問一定係我老友權哥。

權哥是我中學畢業幹暑期工時的同事,為人爽直健談,熱愛炒股,但想不到繼 00 年買入壹傳媒(282) 中招後,這次沙士又中伏,果然不負「一代燈俠」之美譽。是晚大家約了在扒王之王飯局聚舊,順便慶祝我找到工作,估唔到都未坐底,劈頭一句便是哭股喪。

「權哥,乜咁大鑊呀? 唉,其實我唔好你好多,我叫老母入果隻國泰 (293),上次一買就 911 ,今次一買就沙士,DLS……」 剛剛忘了提及,權哥與我素有「股壇雙 (燈) 俠」的外號。

「下……咁阿伯母咪小到你飛起? 」權哥肉緊的道。

「呢樣小事啦,話晒上年買 5 仔 都執到d ,仲有d 仲麻煩既野呀…….叫左野食先講」我無奈的回應著。

話說早兩天的面試掂左,今早未訓醒便收到對方 HR 的來電,說頗滿意我的表現,決定取錄我了。我當然爽快答應,約好了簽約日子,客套的多謝幾句便掛線了。

跟老媽喝早餐時,提起這件事,本來好地地,但當老媽聽到我一至五將要長駐深圳工廠時,臉色隨即大變,炒蝦拆蟹,話怕我學壞,又怕我包二奶。更質疑為什麼於香港有工唔做 (是的,我當時還有另一份電訊公司的mt offer),老遠跑到深圳,係唔係有條女係上面云云…….

唉,女人發起爛渣上黎真係唔講得笑,尤其果個係你老母或者女人既時候,我唯有採拖字訣,話諗諗啦先甩到身。

我終於明白主考C 果個詭吊的笑容的意思了,想必曾經有不少同學仔,因為阿媽的反對或借阿媽過橋而放棄份工…..果然薑是老的辣。

整間扒王之王,包括我們都只有三枱客,故此我們點的菜沒多久便上了。

「哈,咁你諗住點呀? 一唔係返另外果份囉,寧得罪小人,莫得失女人呀! 」權哥一副幸災樂禍的樣子,邊咬著他的黑椒西冷扒邊笑道。

「唉,你都唔係唔知電訊業係香港好 Q 快玩完,去做咪即係聽幾年後俾人lay off 跟手做雙失。再者呢間工廠D 客路唔錯,多數都係歐美客,我真係想試下係上面闖闖呀~~更何況…..」

「更何況乜野?」

「更何況呢份工多五舊水人工呀!!」

「妖!!」

* * * * * *

最後,還是靠女人擺平了問題。

與權哥的晚飯後,我收到了我保險agent 祖兒的電話 (別想多了,她跟我老媽差不多年紀),說老媽這個下午跟她哭訴,話就黎無左個仔之類,問我搞乜?

祖兒畢竟是靠把口搵食的人,我與她詳細說明我的想法後,她表示明白,並隨即回電老媽展開挖旋工作。

回到家中,老媽情緒平復多了,我再誓神劈願,最終(被迫) 立下君子協訂,以一年為限,撈唔掂即刻返香港。

總算和平解決了是次危機,避免了流血衝突。

祖兒,真係抵妳搵咁多既……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