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實務:如何處理80/90後紀律問題

Ad

上回談到,領導者有些時候會使用「黑暗兵法」, 以非正常手法行大義之途, 中途甚至會犠牲了少許人也在所不惜(曹操的借人頭一用)。

套用於辦公室政治中,又會有何用途呢?

假設你是一個部門主管,被調往一個新部門,麾下有十個八個80後小朋友,出現了集體的紀律問題,當中似乎有搞事分子,有被人影響的,有沉默的,有關係和你較好的,亦有關係比較差的,你會如何處理以解決紀律問題?

一般來說,多數人會有幾種手法:

1. 直接找出問題最嚴重的,重手嚴懲以求收殺一儆百之效
唯此一方法有機會激起80/90後的反叛心理,將事件演變成個人針對(梗係啦!我唔擦佢鞋,所以罰我唔罰其他人),又或者被罰的搞事者會試圖挑起群眾力量,將紀律問題升級,抹黑主管以圖倒黑為白。最終可能是管治失控,要成批換晒。

2. 先和成班人混熟,再慢慢導其向善,再把嚴重問題的慢慢地撤換
假使部門主管為老江湖,資歷夠深的話,一般也會成功。唯如果資歷不夠壓場,於上級或第三者看來便容易變成同流合污/縱容紀律問題/能力不足了。有些心軟的主管甚至混熟後下不了手,徒然把別人的問題變成自己管理能力的問題,把前程斷送了。

3. 不聞不問,怕事當睇唔到,自己開OT Cover 埋班細,然後周圍同人呻80後好難管理。
這個可能才是大部份人的手法。

於這個情況下,可以如何行「黑暗兵法」呢?

首先和最乖最有得救最少是非的一兩個混熟,將打擊範圍收窄。
然後便會訂立一些較溫和的溫馨提示,再放短時間觀察之,此時多數人都會當D 溫提無料到,依然故我。
到掌握到足夠資料,便會嚴打中間最沒有反抗能力的份子(而不是問題最嚴重的),但仍給予機會改善。
然後再三申紀律的重要性。

原因有幾 :

1. 先溫提,再嚴打
道德上先站上了高地(詳見無敵孫子一文),最有救的一班相對會無聲出。

2. 先易後難
盡量減少後遺衝擊. 因為打擊的不是搞事份子,以他們習性一般不會馬上反彈。

3. 打中間最沒有反抗能力的
中間派被嚴打了一鑊,多數會有所收斂,給予他們機會亦會令有得救派沒有批評空間。

如果好的發展,搞事份子便變成小眾份子,之後再針對性打擊,便不再是針對個人(因為不是第一批被打),而是針對紀律問題,對事不對人了。
如果差的發展,即中間派被打完後都沒有改善,那下一步便是找replacement ,再用雷霆手段趁搞事份子犯錯時一次過送走。
此時,中間派的所謂被嚴打,便變成寛大處理了。
最終便是大部份人的紀律回復正常,達到「屠一城,救十城」的效果。

在黑暗兵法中,要快見效亦要顧及管治威信,被郁/嚴打的往往並不是最有問題的人,但結果便是最快見效最少震盪。

下回再談如果是普通打工仔,如何避免中招。

曹操短歌行

P.S. 古代辦公室政治施行者──曹操

http://mypaper.pchome.com.tw/zou0621/post/1323387109

《短歌行》曹操

對酒當歌,人生幾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慨當以慷,憂思難忘。何以解憂?惟有杜康。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為君故,沉吟至今。
呦呦鹿鳴,食野之苹。我有嘉賓,鼓瑟吹笙。
明明如月,何時可掇?憂從中來,不可斷絕。
越陌度阡,枉用相存。契闊談讌,心念舊恩。
月明星稀,烏鵲南飛。繞樹三匝,無枝可依。
山不厭高,水不厭深。周公吐哺,天下歸心。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