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孟源部落格:西方對中國制度的短視

AppleMark

原本我的本行是物理,後來改行做金融和經濟。軍事則是服役期間被派到金門當了情報官,專門負責閲讀共軍的文件(簡體字是那時就學 了),然後寫報告,結果後來對共軍的發展一直很關注。這也就是我這個部落格的三大主題。不過我對國際關係和政治體系也很有興趣,尤其是和經濟發展或政略戦 略有關聯的,我已經在前面的一些文章稍微射獵。但是我在政治學方面的學術根底不够,若是要寫大題目,怕貽笑大方,所以一直計劃着想挑選好的文章來翻譯或摘 要。

我過去這两年最喜歡的政治書籍是福山(Fukuyama)的两本新書。福山是個很有意思的人,他在25年前靠“歷史的終點”(“The End of History”)一炮而紅,後來新保守主義(Neo-con)視他為宗主之一。既然美國是人類演化的終點,那侵略落後國家來强加美式制度就是有良知的美國人的天賦責任, 而小布希是很有良知的,於是找了個藉口(WMD,Weapons of Mass Destruction)就侵略了伊拉克。没想到福山也有他自己的良知,而且和小布希不一様,福山的良知是基於現實結果的,所以他居然為伊拉克戦争而道歉 了。此外,美國像他這様成了大名的學者,大多從此不幹正事,只是在某個智庫掛個名,然後到處給演講,重彈老調騙取出場費,可是福山卻老老實實地繼續做研究。從福山最近這十年所寫的東西來看,他實在經過了非常痛苦的内心挣扎,在仔細檢驗事實真相之後,不得不承認他的舊理論的謬誤。除了那两本新書之外,他在最近一期的Foreign Affairs裡所刊的那篇“America in Decay:The Sources of Political Dysfunction”(“衰退中的美國:政治失調的原因”),雖然談的是全世界都知道的一件事,其討論之深入、援例之廣博,還是無人能出其右。

AppleMark

AppleMark

政治秩序的起源,從史前時代到法國大革命。

 

AppleMark

AppleMark

西方對中國制度的短視02

政治秩序與衰退,從工業革命到民主全球化。

 

可惜不論他的書還是文章都太深太博,我實在没空來翻譯(而且台灣好像有一位教授已經把它整本翻出來了)。剛好昨天在Financial Times(金融時報)上有一篇由Martin Jacques所寫的社論叫“The Myopic Western View of China’s Rise”(“西方對中國制度的短視”),基本上是同一個論點(作者顯然也讀了福山的書),但是淺顯簡潔得多了,這我還有時間翻譯一下。熟悉英文的讀者可 以直接看原文:http://www.ft.com/intl/cms/s/0/b2f1ef30-47c2-11e4-ac9f-00144feab7de.html?siteedition=intl#axzz3H1sYjSmv

西方總以為中國會垮在它的政治制度上:中國不是西方式民主,所以它的政府撑不了多久,遲早得要改學歐美的制度。可是中國自己的制度其實已經有三十多 年成功的紀錄,而且還推動了人類史上最偉大的經濟變革。中國政府效率極高,不但有高瞻遠矚的戦略眼光,同時也是非常務實而勇於嘗試的。人民的生活水準大幅 提高,因而對政府十分支持。所以等着中國垮台(尤其有些人總鼓吹會馬上垮台)是完全不切實際的。事實上,真正可能發生的是經濟繼續發展,生活水準持續提升,而中國政府也越來越受百姓支持。

然而經濟發展並不是中共當局唯一的民意依靠。西方人老是假設民主選舉是任何政權的合法性來源;這對中國來說,是大錯特錯的。中國有2000多年的天 命觀念,國與家並列為中華文化的基石,中央政府是中華文明的具體化身和保衛者,這才是中國政權正統性的根源;而選拔賢能、為民服務的傳統和君臣父子之間的 倫理關係,更是根深蒂固的中國獨有文化。

在古中國的朝廷昏庸衰弱的時代,整個國家也會跟着亂了;最明顯的例子就是1840年鴉片戦爭到1949年中共建國的那一百多年。所以中共在政治上的 成就之一,就是在長期衰敗之後,重建了强而有力的中央政權,在現代背景下,恢復了它的各項固有職能,包括它在國家社會的核心地位、賢能治國的傳統、政權的正統性和組織動員能力。

很多人以為中共就是中共,它的制度一直没變。這個錯覺來自於只把民主化才算是改革。其實自1978年以來,中國政府經歷了不 間斷的巨大改革,其幅度遠超過英美自己所採行的變動。只要想一想,三十多年來中國推動了如此大規模的經濟升級轉型,它的政府怎麼可能没有進行深刻的改革 呢?這個經濟發展和政治改革手牵手一起前進的過程,只會持續下去,而且會更讓人嘆為觀止。所以正確的態度不是把中國的政體當作一個脆弱、隨時會垮的没用東 西,而是應當認識到,根據過去三十年的實踐結果,它是一個極為成功的體系,整個世界都將日益積極向它學習。

西方人喜歡假設是中國,而不是民主國家,會遭遇一連串的治理難題。這只是因為他們脱離了歷史現實,靠純粹空想就把民主制度定義成一個永恒而完美的烏托邦。張大眼睛仔细看,你會發現其實美國的民主政府才是無力改革、短視近利、黨同伐異而且純為富人服務。

從歷史的大角度看,西方民主社會很可能將面臨艱難颠仆的未來。這些民主國家過去的成功和它們人民的高生活水準,實在是植根於200多年來對世界的經濟掠奪和政治控制,這當然是無法持續的。

現在西方國家普遍在衰退,歐洲尤其明顯。到2030年,中國經濟規模大概會是美國的两倍,可能高達世界的1/3,屆時美國的霸權將煙消雲散,而其人民必然會對國内的政治精英和體制進行反省。歐美各國的平均生活水準已經停滞了好一段時間了,你真以為能有穩定的社會?

歷史的常態是崛起中的國家有團結穩定的内政,衰落中的帝國則内部纷争不斷。我們不該低估是西方民主國家而不是中國,會遭遇更嚴峻的治理難題的可能性。

 

2014年10月24日

原文:http://newsblog.chinatimes.com/duduong/archive/14859

 

王孟源部落格

http://newsblog.chinatimes.com/duduong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