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戲派台:《殭屍》的恐怖以外(含劇透)

「人們都說電影荒謬, 但其實人生比電影更荒謬。 」 電影一開始, 主角錢小豪道出這樣一句話,  我就知道我將要看的不是一齣單純的恐怖片。

當然,以導演麥浚龍對CULT片及黑色美學的鍾愛及研究,  再加上日本恐怖片大師清水崇的參與, 《殭屍》的恐怖感絕對不簡單。 此片的懾人氣氛及暴力鏡頭, 絕對是近年港產恐怖片難得一見的。 大至全片鏡頭刻意調深的色調, 小至屋邨走廊的撐傘鬼, 都有一般港片罕有的陰寒逼力。唯獨其中一些「靚」場面,筆者覺得有點太刻意安排,而顯得有點突兀,幸而沒有對全片帶來太大破壞。

除了鏡頭和氣氛外,不得不提的當然是一眾甘草演員。陳友演活了一個對凡俗世事不耐煩,但基於自身正義感,又不禁插手的道士。他的造型保留了他一貫的粗圓框眼鏡,但另一方面,道士的型象又大大的改變,由道袍道帽道士鞋,變成浴袍拖鞋孖煙囪。看著陳友這道士穿著浴袍當道袍的打鬥場面,你會感覺到麥浚龍玩CULT可謂玩到淋漓盡致。

另外,鮑起靜(鮑姐)亦是本片的一大亮點。由身為好妻子的溫柔,到不捨老伴離世的不安,再到對不擇手段的矛盾,鮑姐都完全掌握得宜,梅姨這角色在此片中的心理變化都由鮑姐每一個面部表情及肢體動作交代得清清楚楚。筆者認為鮑姐絕對有能力角逐今年的電影獎項,可以預訂兩三套靚衫等領獎。

或許,觀眾都會認為一齣恐怖片(或鬼片),演員只須做出一兩個驚嚇表情,其他交給特技效果失驚無神彈隻鬼出黎嚇一嚇人,最後主角將之消滅即可。但《殭屍》所要拍出的絕對不僅如此。

此片以殭屍為題,當中所講的卻是情,甚至人生。

此片其中一個著眼點是在香港越來越薄弱的鄰里情。舊式屋邨及大排檔的人情味,逐漸被堂皇華麗的新・樓宇及集團式管理取代。人活在其中,都沒有了片中的街坊間互相幫助及關心,更不用說大排檔檔主熟知街坊口味這回事了。

另外,片中冬叔(吳耀漢飾)和梅姨(鮑起靜飾)的老伴之間的情,是此片最令筆者感動的。兩位老人家在舊居中相依為命,互相扶持,直至其中一人離世,另一方不捨老伴,將之製成殭屍。在恐怖的製屍過程中,電影細緻地刻劃了梅姨的心路歷程,從中巧妙地帶出了兩人的深厚感情。

林正英、許冠英、錢小豪曾是香港七、八十年代殭屍片的黃金組合,紅極一時。前兩者已分別離世,此片起用錢小豪為主角,飾演他自己。在影片一開始,風光不再的小豪返回舊居自殺,然後,竟然發展成自己以前所演的殭屍情節。在片末,一切返回現實,小豪由自己兒子認屍,影片並表示向林正英、許冠英致敬。演者在戲中無論如何奮勇剛強,在戲外如何受人愛戴,現實中,又有誰能逃過一死?命運要戲弄時,誰又能敵得過?

picture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