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火鳯:反客為主/幕後操縱(第19冊第156回)

「一講曹操,曹操就到」的典故,據稱是指有人向獻帝提出召曹操迎駕,不意曹操派出的援軍即來。出處是《三國演義》第十四回:曹孟德移駕幸許都 呂奉先乘夜襲徐郡:

太尉楊彪奏帝曰:「前蒙降詔,未曾發遣。今曹操在山東,兵強將盛。可宣入朝,以輔王室。」帝曰:「朕前旣降詔,卿何必再奏?今卽差人前去便了。」彪領旨,卽差使命赴山東,宣召曹操。

卻說曹操在山東,聞知車駕已還洛陽,聚謀士商議。荀彧進曰:「昔晉文公納周襄王,而諸侯服從。漢高祖爲義帝發喪,而天下歸心。今天子蒙塵,將軍誠因此時首倡義兵,奉天子以從衆望,不世之略也。若不早圖,人將先我而爲之矣。」曹操大喜。正要收拾起兵,忽報有天使齎詔宣召。操接詔,剋日興師。

卻說帝在洛陽,百事未備,城郭崩倒,欲修未能。人報李傕、郭汜領兵將到。帝大驚,問楊奉曰:「山東之使未回,李、郭之兵又至,爲之奈何?」楊奉、韓暹曰:「臣願與賊決死戰,以保陛下。」董承曰:「城郭不堅,兵甲不多,戰如不勝,當復如何?不若且奉駕往山東避之。」帝從其言,卽日起駕望山東進發。百官無馬,皆隨駕步行。

出了洛陽,行無一箭之地。但見塵頭蔽日,金鼓喧天,無限人馬來到。帝、后戰慄不能言。忽見一騎飛來,乃前差往山東之使命也。至車前拜啓曰:「曹將軍盡起山東之兵,應詔前來。聞李傕、郭汜犯洛陽,先差夏侯惇爲先鋒,引上將十員,精兵五萬,前來保駕。」帝心方安。少頃,夏侯惇引許褚、典韋等,至駕前面君,俱以軍禮見。帝慰諭方畢,忽報正東又有一路軍到。帝卽命夏侯惇往探之,回奏曰:「乃曹操步軍也。」須臾,曹洪、李典、樂進來見駕。通名畢,洪奏曰:「臣兄知賊兵至近,恐夏侯惇孤力難爲,故又差臣等倍道而來協助。」帝曰:「曹將軍眞社稷臣也!」遂命護駕前行。探馬來報:「李傕、郭汜領兵長驅而來。」帝令夏侯惇分兩路迎之。惇乃與曹洪分爲兩翼,馬軍先出,步軍後隨,盡力攻擊。傕、汜賊兵大敗,斬首萬餘。於是請帝還洛陽故宮。夏侯惇屯兵於城外。

次日,曹操引大隊人馬到來。安營畢,入城見帝,拜於殿階之下。帝賜平身,宣諭慰勞。操曰:「臣向蒙國恩,刻思圖報。今傕、汜二賊,罪惡貫盈。臣有精兵二十餘萬,以順討逆,無不克捷。陛下善保龍體,以社稷爲重。」帝乃封操領司隸校尉、假節鉞、錄尚書事。

但是火鳳的版本,卻是一次君臣之間的衝突,之後,獻帝更當眾打了曹操一巴,施了一個下馬威,曹操亦唯有接受。

 

第十九冊,第一百五十六回 漢室怒火

反客為主01

反客為主02

 

天下大亂,究竟是誰的過失?外禦強敵,又是誰的責任?國家的權力本在中央,秦統一列國之後,中國已由諸候封建制,進入郡縣制,地方上的首長,均是中央任命。

只是歷朝歷代,往往都以中央權加腐化,然後地方坐大割據告終,又或者是中央強幹弱支,而被外敵吞併。秦漢魏晉,唐宋元明,甚至民國都離不開這兩種結局。

就在這一次會面中,獻帝仍然是中央的代表,曹操仍然以漢臣自居,所以名義上仍然是漢室是主,曹氏是客。

可是事情若是這樣簡單,天下間就少了很多紛爭,往往就是因為「名不付實」。漢室到了末期,中央被外戚宦官輪翻當政,皇室大權旁落;而在地方上則是州牧割據。同樣的情況一樣發生在唐末的節度使割據,清末的東南互保,仍至於國民久經不衰的軍閥割據。

所以,誰是客,誰是主,是由實力和實權決定的。即使獻帝做了一場大龍鳳,亦難以扭轉。

 

第十九冊,第一百五十七回 後忠臣主義

反客為主03

反客為主04

反客為主05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曹操事後檢討,發覺事情是荀彧和徐晃合謀,由徐晃引導楊奉帶獻帝出走,從而與曹操相遇。

荀彧向來的志向都是興復漢室,投身曹軍只是為其扶持劉漢,而不是為曹家打天下。

當然,事後大家都各取所需,曹操沒有代漢,荀彧亦盡忠於漢。

 

網誌:http://blog.tokuhon.org
電郵:tokuhon@gmail.com

About 脫苦海 (792 Articles)
業餘投資者,自2002年起在網上連載投資相關文章,著有多本投資及置業類書籍,以數據分析為本,從小業主的觀點,與大家一起透視樓市。 網誌:http://tokuhon.blog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