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火鳯:第一矛盾/生不逢時(第19冊第152回)

陳某筆下的漢獻帝劉協,與主流歷史記載十分不同。歷史上的獻帝,純粹是諸候和玩弄的傀儡。但在陳某的筆下,獻帝還是想有所作為,只是時不予我。

這種不同論述的矛盾,無必要歸一,陳某也是擅長於為歷史人物賦於不同的性格刻畫,作為藝術加工,亦無可厚非。

現在所述的,就是第一種矛盾:想有所作為的皇帝,卻生不逢時。

 

第十九冊,第一百五十二回 第一種矛盾

生不逢時01

生不逢時02

 

董承說楊奉有「挾天子之志」,亦不為奇,一早就有人相中獻帝的天子名份,作為一個「品牌」來應用。

根據正史,賈詡之前已向李傕提出「奉國家以徵天下」:「聞長安中議欲盡誅涼州人​​,而諸君棄眾單行,即一亭長能束君矣。不如率眾而西,所在收兵,以攻長安,為董公報仇,幸而事濟,奉國家以征天下,若不濟,走未後也。」《三國志 ·魏書·賈詡傳》

另外一個說過類似話的,是袁術謀士沮授獻出「挾天子而令諸侯」之計:「將軍累葉臺輔,世濟忠義。今朝廷播越,宗廟殘毀,觀諸州郡,雖外托義兵,內實相圖,未有憂存社稷恤人之意。且今州城粗定,兵強士附,西迎大駕,即宮鄴都,挾天子而令諸侯,稸士馬以討不庭,誰能禦之?」《後漢書·袁紹傳》

至於曹操版本,則是謀士毛玠的「奉天子以令不臣」:「今天下分崩,國主遷移,民生廢業,饑饉流亡,公家無經歲之儲,百姓無安國之志,難以持久。今袁紹、劉表雖士民眾強,皆無經遠之慮,未有樹基建本者也,夫兵義者勝,守位以財,宜奉天子以令不臣。修耕植,畜軍資,如此則霸王之業可成也。」《三國志·毛玠傳》

以上說法,以易中天先生的《品三國》述說得至為細緻。不過換一個角度,獻帝本人具有一個超級品牌(正統身份),為甚麼不能自己幹而令到自己生不逢時,反而成為了別人的工具呢?

 

生不逢時03

生不逢時04

生不逢時05

 

細看賈、沮、毛三人的原文,都是將實力建立在名份之上。賈詡是根據西涼軍有一定的軍事實力,拿著皇帝的名份,不單只可以自保,甚至征天下,因為他們變成是皇帝手腳,去打擊奸臣叛黨。沮授所說的是,袁紹家族本有很大的名望和實力,利用皇帝的名份,以實力去征討奸臣。

至於毛玠的版本,就提出其他諸侯未有大志遠慮只求自保,若果曹操得到名義,加上囤田之資,就可以得霸業。這裏所謂的霸業,並不是自己做皇帝,而是像春秋五霸那樣,作為諸侯的領袖。

獻帝並不是生不逢時那麼簡單,而是本身缺乏經濟、軍事的實力,去行駛權威。飯都無餐食時,李傕、袁紹、曹操,又怎會成為他的工具呢?

 

網誌:http://blog.tokuhon.org
電郵:tokuhon@gmail.com

About 脫苦海 (792 Articles)
業餘投資者,自2002年起在網上連載投資相關文章,著有多本投資及置業類書籍,以數據分析為本,從小業主的觀點,與大家一起透視樓市。 網誌:http://tokuhon.blog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