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實務:殺牛用雞刀

Ad

廣深港高鐵香港段的最新估算,已上升到超過800億港元,超資達200多億,坊間就有很多人討論,條數應該是誰找,以及事已至此究竟是進的責任。

港鐵的理據是賠償的上限是那五十多億的管理費,餘數就要由政府承擔,但這明顯是不相稱的,一個600-800億的工程,為甚麼只預數十億作緩衝?現在不是政府或港鐵能否支付的問題,而是怎樣避免超支進一步的擴大。

超支的原因,有人說是港鐵沒有監管承辦商,港鐵就話設計因為一地兩檢而反覆修改設計,議員就話係路政署沒有做好監管的責任。但從整件事看,一個世紀工程,居然是交給一個細小的部門把關,而不是去到決策局的問責官員的層次?

「殺雞用牛刀」是指大材小用,但當一件重大的事情,卻去由一個細小部門執行,就剛好相反。路政署又怎樣可以控制到一地兩檢如何影響到車站的設計?最終一件重大事情,淪為手板眼見功夫水平的處理方法。

同樣道理,一些管理人員亦會在分配工作和責任時,並沒有做好配對的工作,一些很重要的事情,卻沒有提升到足夠高級別的決策和執行人員,隨便交給一些經驗尚淺的低級員工進行,到事情做壞了,責怪他們又何補於事?

作為管理人員,如果將工作分輕重,交託給適當的人員進行,是一間學問。殺雞用牛刀固然浪費資源,但殺牛用雞刀,隻牛不了,隨時把雞刀插了入牛身,拔不出來呢!

高鐵地盤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