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0後理財師的告白:上不到位的富二代

上帝沒有答應過世人出生都是平等,在《動物農莊》談到「所有動物生來平等,但有些動物比其他動物更平等」,天生財富優厚的人的確是會少一點物質的煩惱,不過每個人都不可能脫離痛苦,活生生的富二代,他們的掙扎又有多少人明?

從來不存在一個客觀富有家庭的指標,富有的定義不斷通漲,今天個人資產達一千萬的人在香港隨處可見,一個像樣的單位加約干資產,足以輕易大幅超過這個數據。因此去到今日,我情願參考一位匈牙利經濟學家安德烈‧科斯托蘭尼談到富有的說法:「不依賴任何人,以自己的資本,就能滿足自我需求的人,不用工作,既不用在上司面前,也無須對客戶卑躬屈膝」,如果一個人還有能力照顧起下一代的一生,實在富有。

富有家庭出身的二十來歲青年人會遇上什麼痛苦,他們不欠教育,去哪裡讀都不成問題,就怕無資質,他們不欠錢,不必有家用,還有來至父親的附屬卡,那麼他們欠什麼? 答案都是事業,特別是男人。

富有家庭出身的二十來歲青年人會遇上什麼痛苦,他們不欠教育,去哪裡讀都不成問題,就怕無資質,他們不欠錢,不必有家用,還有來至父親的附屬卡,那麼他們欠什麼? 答案都是事業,特別是男人。

如果教育背景是一些強勢專業如醫生、律師及建築界,或者前途不是一個太需要關心的問題,靠個人學識,再憑藉家庭背景,足以到一間似樣的事務所工作,退而求其次不愁沒前途,但出身自專業度稍弱的學系,沒有個人專長。他們在事業上的優勢,就可能是良好的財務背景、經過外國浸淫的流利英文、家族長期培養的視野目光。

我一位朋友,正是如此典型的背景,取名Daniel,不然他身份會立刻曝光。Daniel不屬太具生意頭腦的男人,這話出至他本人感到特別忠實,一般外國大學背景,學科是平平無奇的商科,回到香港才二十歲出頭,百無了賴就回父親的公司工作,一間在80年代尾起家的物流公司,據說業務尚算穩定,跟內地已有深厚的生意來往,大家朋友以為他可以慢慢拾起公司的節奏,但他就似球場上失去方向的球員,進退兩難。

Daniel在公司就似三國劉禪,在諸多雄才大略的叔父面前只可充撐作阿斗

Daniel在公司就似三國劉禪,在諸多雄才大略的叔父面前只可充撐作阿斗

他回到去「幫手」就遇到很多問題,公司上上下下名義上當他太子爺,稱得上初出茅廬,父親就已經開放公司盤數讓他隨便看,橫看右看都摸不著頭腦,父親卻對他愛理不理,問公司元老自感諸多不便,反應又冷漠。當開會時說到內地運輸線,想搞清楚時,都沒有時間定神就去到另一條線,就算事後有心肝去逐一細查每一條線,又不覺得自己在當中還有什麼作為,他說在死氣沉沉的公司唯一可以傾訴的就是公司其中一個中年祕書,而且不介意一起跟她在公司吃飯飯。

作為太子爺,每天在公司竟然要在公司幾位中年管理層面前扮勤力,每到放工晚上心裡就好難過,作為一個血氣方剛的男性,這種事怎可能跟紅粉知己講嗎? 花天酒地更不是好方法,恐怕其父會認為他不務正業,而他根本不明白父親在搞什麼鬼,現在他只好等父親放人,他有一刻閃過要跟父親好似情侶一樣吵大獲,「公司很無聊,我不想幹了」但說到最後,其實公司好有可能有一日會讓給他自己打理,Daniel都是吞了那段說話。

我,不是徹頭徹尾的富有人,但作為旁觀明眼人,都知Daniel父親不想自己孩子少年得志,事關富二代除非本身有絕頂幸運的生意頭腦,似李澤楷或者外國那些搞網絡start up的年輕創辦人,即使是近期最出位的富二代已經是劉鳴煒,他都是26歲才進入其父劉鑾雄的公司,但之前的學歷跟仕途都是s級,英國名校law出身,讀到phd,又是CFA,之後IBANK工作,完全一個社會精英中的精英,否則不可能於30歲就成為公司名義上的最高層。

香港家族式生意的繼承人都要等到約40歲才可以在父企坐得穩,執掌真帥印,不止劉鳴煒,你看兩個李家都可以留意到,而且那些「廠二代」可能未必有心接掌家族老生意,情願找父親打本搞其他生意。

香港家族式生意的繼承人都要等到約40歲才可以在父企坐得穩,執掌真帥印,不止劉鳴煒,你看兩個李家都可以留意到,而且那些「廠二代」可能未必有心接掌家族老生意,情願找父親打本搞其他生意。

反觀Daniel,我朋友他除了年輕,在職場上其實什麼都不是,即使父親有意培訓,一來Daniel心志不堅定,二來閱歷都不足夠服眾,那些任職多年的中年管理層又怎會願意把職務輕易過渡到第二代手中? 即使不敗走整間公司,只要公司決策有一些錯誤,公司名聲都會付之流水,Daniel父親一定要為教子無方而付出沉重代價。所以,父親讓Daniel吃苦頭是有必要性。

之後Daniel沒有再在其父公司工作,後來到了父親推薦一間快遞公司作市場策劃(暫時都不知其父有沒有股份),有時需要到內地工作,基於客觀公司條件,情況談不上扶搖直上,但都可積累的經驗,總好過在父親處投閒置散,一年半之後,至少我跟這個富二代討論不再是風花雪月,談到這行的發展方向,亦都掌握到生產鏈當中下游的情況,心理狀態都再沒有抑鬱的情況。

這令我想起,我小學就打三國、信長之野望或者SimCity等需要策略發展的遊戲,我總喜歡用上初始發展的勢力或者城市,如劉備,一方面比較沒有負擔,另一方面我感覺以小勝大,更有型。

事實上,富二代跟其他人一樣,都要積累資本等上位,但都有機會撈不起。

 

柏高現象

前稱 : 一位財策師的告白 ,充滿幻想,熱愛生命;相信上帝掌管一切,將文字與理財結合的專欄。

柏高 :  pacochan0313@gmail.com

以上提供資訊僅供參考,不應視為任何投資之建議或邀請,投資涉及風險,應先考慮個人因素,如有疑問請諮詢專業意見。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