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火鳯:士氣論/輸人唔輸陣(第4冊第31回)

成日都聽人講:「港女輸人唔輸陣」究竟乜野為之「輸人唔輸陣」?
係唔係即係所謂的「死雞撑飯蓋」,咁簡單?
陳某老師借水鏡先生司馬徽的角色說出來:

士氣論01

 

士氣論02

 

士氣論03

 

貶敵抬己,其法有三。
其一,敵將初勝者,貶己方武將魯莽。
其二,敵將多勝者,貶己方軍師擇地失當,氣候預測錯誤。
其三,敵將常勝者,貶敵方將領有勇無謀。

台灣作家九把刀筆鋒一轉,將之改為:

新手剛出書,貶市場有收無類。
作家甫登排行榜,貶大批讀者腦殘,泱泱書市竟無好手。
作家屢屢暢銷,貶此人太市場──譁眾取寵。

九把刀論火鳯

 

真正的輸人唔輸陣,並不是指個人,而是群體。

武將雖勇,但真正戰鬥者皆為兵士,戰爭只是兵士間士氣的一場競逐。

正如,一間公司,一個城市,甚至一個國家,都不是管理層的戰爭,而是整體團隊之間的一場競逐。
而古今討論士氣的,當推《左傳》《曹劌論戰》,原文是古文,請參閱維基,筆者找到以下的語譯:

 

魯莊公十年的春天,齊國的軍隊進攻我國。魯莊公將要應戰。曹劌請求拜見魯莊公。他的同鄉說:「當官的自會謀劃這件事,你又何必介入呢?」曹劌說:「當官的目光短淺,不能深謀遠慮。」於是入朝拜見魯莊公。

曹劌問魯莊公說:「你憑甚麼作戰?」魯莊公說:「衣服和食物這些用來養生的東西,不敢獨自享用,一定拿來分給別人。」曹劌回答說:「這些小恩小惠沒有普遍地加在老百姓身上,老百姓是不會跟從你的。」魯莊公說:「祭神用的牲畜、玉器、絲綢,禱告時不敢虛報數目,一定說老實話。」曹劌說:「這小小的誠實不會取得神的信任,神不會保祐你。」魯莊公說:「大大小小的案件,我即使不能一一明察,一定根據真實情況處理。」曹劌回答說:「這是盡心為人民辦事,可以憑這一點和齊國打仗了。打仗時請允許我跟隨你。」

魯莊公和他同坐一輛戰車。在長勺地方打仗。魯莊公正要擊鼓進軍,曹劌說:「不行。」齊軍已經三次擊鼓進軍了,曹劌才說:「可以擊鼓進軍了。」結果齊軍大敗。魯莊公正要驅車追趕,曹劌說:「不行。」他下車察看齊國戰車的輪跡,又登上車扶著車前的橫木觀望齊軍敗逃的情況,然後說:「可以追趕了。」魯莊公於是追趕齊國的軍隊。

打勝仗以後,魯莊公問他打勝仗的原因。曹劌回答說:「打仗,是要靠勇氣的。第一次擊鼓,士氣振作;第二次擊鼓,士氣就減弱了;第三次擊鼓,士氣就竭盡了。他們的士氣已盡,而我們的士氣正盛,所以能夠戰勝他們。齊國這個大國,是難以測度虛實的,我恐怕有伏兵。我看見他們戰車的輪跡亂了,望見他們的軍旗倒下了,所以追趕他們。」

 

成語「一鼓作氣」就是出自此文,套在現代的語言就是:「一係唔做,一做就做到底。」事情只要拖一拖,就會再衰三竭,搞唔到落去。
所謂輸人唔輸陣,就要要防止群體的意志經多次打擊而崩潰,所以即使一輸再輸三輸,作都要作一些理由出來解釋。
以筆者多年職場所見,很多管理人員事前做事計劃欠缺周詳考慮,事情一出現不利的變化,就走去做翻轉頭。
結果,員工認為這是管理人員無能所致,失去了信心,往後要再搞真是「醫返都殘廢」。

整篇《曹劌論戰》,是講述了三步曲:
在準備的階段,管理人員與團隊是否同心同德,有沒有共同的願景和目標?
在作戰的階段,是否等待敵方「鈍兵挫銳」,才以全盛之師出擊?
在追擊的階段,敵方究竟是真的潰敗,還只是佯敗設伏?

大家可以想一想:輸人唔輸陣,並不存在於個人層面;但是士氣則無論個人或團體都很重要,做事要一鼓作氣,否則是三分鐘熱度。

 

作者網誌:http://blog.tokuhon.org

About 脫苦海 (792 Articles)
業餘投資者,自2002年起在網上連載投資相關文章,著有多本投資及置業類書籍,以數據分析為本,從小業主的觀點,與大家一起透視樓市。 網誌:http://tokuhon.blog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