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男講女:只想吸口清新空氣

你明明快要傷心得要死, 但案頭的文件逼得你快要斷氣。 辦公室裡每個同事都忙得呼天搶地, 各人均拼著老命趕著非實物的死線限期, 沒人有空關心你真正的生死。

Partition 只是表面地把你劃分出來, 你無法和世界真正地隔開。 你從未如此渴望逃離, 但會議電話電電郵文件如雪紛飛, 身在戰場的你實在忙得無處逃避。

你忍著眼淚努力壓抑快要崩潰的自己,終於能夠騰出五分鐘走到公司樓下頹然繞手望天舒口氣。正在發呆嘆氣之際,你眼尾瞥見十步之遙外和你不太熟識的同事邊抽煙邊狐疑地望著你,你感嘆這個城市殘酷得不允許人們專心嘆氣,你驚覺連單純地望望藍天都失去權利。眼淚在眼眶快要湧起,你強行用理智覆蓋情感走向男同事要了一支煙,明明是不抽煙的你,仍要用點腦汁把抽煙和望天配成一個合理畫面讓他人覺得合情合理。

第二天你又幾近窒息地奔到公司樓下吸口清新空氣,天氣如昨天一樣明媚,但你還是一樣地傷悲,你走去便利店買了香煙繼續輪迴昨日的不合理,好讓自己不會塞息致死,最後卻要手持香煙才能好好吸一口空氣。

你看著藍天卻抑鬱得想死,吸了口煙,究竟還要多久才會完結這段該死的分手時期。

 

About 五加皮 (6 Articles)
無謂閒人,用拙劣文筆寫下在大街小巷中看到的你、他和她。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