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檔案:中國也有水底城

[地理中國]地理中國水下皇陵

 

今天看網上新聞,談到阿根廷有一座旅遊城鎮,沉在水底25後重見天日,就是位處於埃佩昆湖畔的埃佩昆(Villa Epecuen)。

Villa Epecuen

這個城鎮被淹及重見天日的原因,環球時報有這樣的報導:

埃佩昆湖的上游有大片的牧場,其中幾個大牧場主與當時的軍政府有很密切的聯繫,他們設想出了一個從遠處山區挖掘運河來灌溉土地的計劃。運河挖通之後,隨著一年又一年引水,下游埃佩昆湖的水位開始上升,威​​脅到小鎮的安全。軍政府為小鎮修築了一道環形的防護堤。

這道防護堤又給了小鎮幾年的平安。雖然湖水水面越來越高,但外地人繼續來度假,小鎮的人也繼續建造新房子。直到1985年11月10日,堤壩被沖出一個缺口,居民和遊客四散逃離。

小鎮的轉機出現在1993年,由於運河持續引水,湖面繼續上漲,又威脅到了另一個城市卡威,卡威的居民吸取了埃佩昆的教訓,向政府施壓最終迫使政府截斷運河。自此,埃佩昆湖又開始了由於自然蒸發而水位不斷下降的過程,這才給了埃佩昆小鎮重見天日的機會。

近年中國考古學家也發掘了一個沉在水底超過300年的古城,名為泗州城,之所以這樣地大有來頭,原來明太祖朱元璋的陵墓剛好就在被淹淨的泗州城內,泗州城也有她自己的故事:

明祖陵

1128年(南宋高宗建炎二年)冬,金兵南下,東京(今河南省開封市)留守棄城南逃,扒開黃河大堤,企圖以此阻擋身後追兵。決開的黃河,由泗達淮,黃淮合流,東浸諸湖,泥沙累積,河床增高,於是每逢河、湖異漲,河、淮、湖相繼決堤。

萬曆六年(公元1578年),明代治水專家、總理河漕的潘季馴實行「蓄清刷黃濟運」治漕、治河方針,即「築堤障河,築堰障淮,逼淮注黃;以清刷濁,沙隨水去」。但這樣又人為把淮水蓄高,導致城中水位低於河水。萬曆二十年(公元1592年),「泗州大水,城中水深三尺」,「五月退,六月復入,民多流亡」。

到了清代,為了保障康熙南巡,又不斷利用洪澤湖為黃河分洪,反過來再為下游黃河「攻沙」,不斷抬高洪澤湖水位,洪澤湖成了「懸湖」。康熙元年到十八年,泗州共計6次遭大水危害。但康熙十九年(1680年),連續數十天的暴雨後,泗州城池被黃河奪淮的滾滾狂濤淹沒在洪澤湖底,再也沒有露面。

這個古老的城市,湮沒了三百多年,人們已經忘記了她的所在,只知道是在洪澤湖底。上世紀50年代開始,國家治理淮河,其中一個重點是要開闢淮河入長江和出海的通道,以降低洪澤湖的水位。1963年特大乾旱,洪澤湖水位下降到歷史低點,一批大型石像露出水面,發現了明祖陵遺址。1993年和2001年,也曾經兩露出水面。

古泗州城發現也是一項傳奇,上世紀70年代,安徽省盱眙縣在建設淮河大橋時,偶然間發現一些碎磚片瓦。考古學家認為附近就是古泗州城遺址所在。1993年,盱眙縣文史辦在泗州城遺址範圍內調查出8處遺跡。1999年,江蘇省物探院和盱眙縣有關部門共同對遺址的位置、範圍、面積、走向,外城牆、內城牆、月城的寬度、深度、殘存高度以及性質做了確定,並探測出城內的部分建築遺跡,由是展開了泗州城的考古發掘。

泗州城

 

作者網誌:http://blog.tokuhon.org

About 脫苦海 (792 Articles)
業餘投資者,自2002年起在網上連載投資相關文章,著有多本投資及置業類書籍,以數據分析為本,從小業主的觀點,與大家一起透視樓市。 網誌:http://tokuhon.blog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