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動態:佔中,是算一代人的帳

全港所有的佔領區都已經在日前收復,現在只餘一些以「鳩嗚」或「報佳音」為名的野貓式流動佔領,以及時不時在山嶺懸崖掛下大符,暫時不成氣候了。只差一日就八十日,可以環遊世界了!

有人說,政府因為佔中,失去了一整代的人,筆者卻認為,佔中是為一代人算了他們的帳,這裏所謂的一代人,可以包括80後甚至90後,其中模範是後期主導佔中的雙學中人。筆者對於這些「新世代」並無定見,不過實在領教得多,不知他們是天生的離地,還是後天多受薰陶,他們自以為有一套與上一代不同的人生觀和價值觀。

早前有個名為「本土研究社」的組織,發表《長遠房屋策略新視野研究報告》,認為趕年輕人上車,欠缺新世代視野,指80、90後生活模式改變,流動性高,較具彈性,租賃市場及租住政策可解決年輕人房屋問題。正如筆者以往所講,下一代普遍有欠承擔、欠責任感的通病,對他們來說,買樓要供廿多年就是做樓奴,說得直白一點,就是要求政府多建公屋給他們。所以認為協助他們置業是解決他們的問題,恐怕是捉錯用神。

筆者又聽過人說,青年人認為自己高學歷,卻要做卑微的工作,所以認為自己欠缺上流機會,前路茫茫。回想筆者畢業出來做事的年代,當時全港只有兩間大學,一般工作場所的同事多數都是大學以下學歷,筆者只覺得雖然掛個名是大學生,但工作的經驗、社會的閱歷,是遠遠不及這些中學畢業的同事。可是大家放眼現時的職場,一般文職工作者有很多是學士或以上學歷,而管理崗位中讀過MBA的也大不乏人,在現時有十多間大學,還有不知多少的副學士之類的教育產品之下,不知大學畢業生要由低做起,有何冤屈可言?

就正如佔中發展到最後,只餘下不能達到的目標,以及拍腦袋想出來的方法:既然霸佔道路已經證明是此路不通,為甚麼還要繼續幹下去?在一眾成年參與者勸其退場之下,雙學這些新世代仍然堅持連自己都無法說服的方法搞下去。現在被清場了,仍然不斷獻出諸如交稅分幾十張支票,交租要在最後一天之類的做法。昨天聽電台的「江湖傳聞」環節,有向來並不支持政府的節目主持人說,稅局不會親自收稅,分開交稅只會麻煩到一些無辜的人,比如便利店的職員,郵局的職員,到郵局排隊的人等。當然他們沒有說出,最能夠麻煩到的人,就負責拆數和開支票的某些人,貫徹佔中後期,損害了無辜的人,而對事情毫無幫助的處事方式。

筆者可以很直觀的算一個帳:有些「新世代」的人,他們會提出一些難以達到的目標,自己卻想不出可行的方法。例如要求他們一個月儲萬多元做首期,他們每多搖頭,可是他們知不知道:就算層樓是零首期,供樓每月都要萬多元?而不置業,想租屋獨立生活,一樣是要交萬多元的租金,還要年年上漲呢!

同文蔡生說,未來是屬於年輕人的,但是不是現在。筆者會說:當年輕人終於變成中年人的時候,才有機會當家作主,之前他們還要打低無數的對手,才有這個機會呢!

同載於property.hk/

OLYMPUS DIGITAL CAMERA

作者網誌:http://blog.tokuhon.org

About 脫苦海 (792 Articles)
業餘投資者,自2002年起在網上連載投資相關文章,著有多本投資及置業類書籍,以數據分析為本,從小業主的觀點,與大家一起透視樓市。 網誌:http://tokuhon.blog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