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火鳯:裏應外合/反受其害(第14冊第111回)

在悉破呂布的行速計劃之後,曹操軍計劃攻打濮陽。
原本的計劃,是以曹操死訊引呂布攻打西城,曹操軍則攻打濮陽。
為了加快計劃的進行,特意收買城中富戶田氏作為內應。

 

第十四冊,第一百一十一回 天下無敵

裏應外合01

裏應外合02

裏應外合03

 

果不其然,田氏派人打開南門,東西兩門均已失守,守軍退到北門。
曹操乘勢進入濮陽城內,各個將領均已進城,除了于禁。
讓我們看一看,于禁遲到的原因:

 

裏應外合04

裏應外合05

 

結果,證明這是呂布的空城計,田氏被呂布收買,開城門只是引曹操入城。
之後,呂布軍在城外封了城門,曹操軍反而被呂布圍了。

在這件事上,城中田氏的立場是一個關鍵,筆者找到《三國演義》的相關章節:

第十二回:陶恭祖三讓徐州,曹孟德大戰呂布

卻說呂布到寨,與陳宮商議。宮曰:「濮陽城中有富戶田氏,家僮千百,為一郡之巨室;可令彼密使人往操寨中下書,言呂溫侯殘暴不仁,民心大怨,今欲移兵黎陽,止有高順在城內,可連夜進兵,我為內應。操若來,誘之入城,四門放火,外設伏兵。曹操雖有經天緯地之才,到此安能得脫也?」呂布從其計,密諭田氏使人逕到操寨。操因新敗,正在躊躇,忽報田氏人到,呈上密書云:「呂布已往黎陽,城中空虛。萬望速來,當為內應。城上插白旗,大書『義』字,便是暗號。」操大喜曰:「天使吾得濮陽也!」重賞來人,一面收拾起兵。劉曄曰:「布雖無謀,陳宮多計。只恐其中有詐,不可不防。明公欲去,當分三軍為三隊:兩隊伏城外接應,一隊入城方可。」

操從其言,分軍三隊,來至濮陽城下。操先往觀之,見城上遍豎旗旛,西門角上,有一「義」字白旗,心中暗喜。是日午牌,城門開處,兩員將引軍出戰:前軍侯成,後軍高順。操即使典韋出馬,直取侯成。侯成抵敵不過,回馬望城中走。韋趕到弔橋邊,高順亦攔擋不住,都退入城中去了。數內有軍人乘勢混過陣來見操,說是田氏之使,呈上密書。約云:「今夜初更時分,城上鳴鑼為號,便可進兵。某當獻門。」操撥夏侯惇引軍在左,曹洪引軍在右,自己引夏侯淵,李典,樂進,典韋四將,率兵入城。李典曰:「主公且在城外,容某等先入城去。」操喝曰:「我不自往,誰肯向前!」遂當先領兵直入。

時約初更,月光未上。只聽得西門上吹蠃殼聲,喊聲忽起,門上火把燎亂,城門大開,弔橋放落。曹操爭先拍馬而入。直到州衙,路上不見一人。操知是計,忙撥回馬,大叫:「退兵!」州衙中一聲砲響,四門烈火,轟天而起;金鼓齊鳴,喊聲如江翻海沸。東巷內轉出張遼,西巷內轉出臧霸,夾攻掩殺。操走北門,道傍轉出郝萌、曹性,又殺一陣。操急走南門,高順、侯成攔住。典韋怒目咬牙,衝殺出去。高順、侯成倒走出城。

典韋殺到弔橋,回頭不見了曹操,翻身復殺入城來,門下撞著李典。典韋問:「主公何在?」典曰:「吾亦尋不見。」韋曰:「汝在城外催救軍,我入去尋主公。」李典去了。典韋殺入城中,尋覓不見;再殺出城壕邊,撞著樂進。進曰:「主公何在?」韋曰:「我往複兩遭,尋覓不見。」進曰:「同殺入去救主!」兩人到門邊,城上火砲滾下,樂進馬不能入,典韋冒煙突火,又殺入去,到處尋覓。

卻說曹操見典韋殺出去了,四下裏人馬截來,不得出南門;再轉北門,火光裏正撞見呂布挺戟躍馬而來。操以手掩面,加鞭縱馬竟過。呂布從後拍馬趕來,將戟於操盔上一擊,問曰:「曹操何在?」操反指曰:「前面騎黃馬者是他。」

根據《三國演義》原文,所謂田氏獻門,原來是陳宮之計,而整條計謀的關鍵,是曹操輕易走進濮陽,要老點呂布才能倖免於難。
《火鳳燎原》對《三國演義》有一些藝術上的改寫,這一段明顯是改得較為明顯,但卻改得更符合人性。

為甚麼曹操會輕敵闖入?一句「我不自往,誰肯向前!」並不足以解釋,但陳某給出一個更令人信服的理由:曹操認為內有「內應」而輕敵。
那就有如,一些朋友介紹「內幕」貼士,無論波、馬還是股票,若果初嘗甜頭,容易令人大意深入。

又或者,有熟人介紹,就會更容易轉工到朋友的公司做事,這本無可厚非。
不過,在自己毅然「落注」前,也應該自行看看客觀條件。
有時「彼之佳肴,吾之毒药」,別人適合的,自己未必適合。

 

作者網誌:http://blog.tokuhon.org

About 脫苦海 (792 Articles)
業餘投資者,自2002年起在網上連載投資相關文章,著有多本投資及置業類書籍,以數據分析為本,從小業主的觀點,與大家一起透視樓市。 網誌:http://tokuhon.blog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