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火鳯:真英雄/假負重(第14冊第114回)

呂布在濮陽城大敗曹操諸將,進而追殺曹操,捉了一曹軍無名上將作响導。
後呂布將此人比作真英雄,也可算是火鳳一較多人留意的情節:

 

第十三冊,第一百一十四回 真英雄

真英雄01

真英雄02

真英雄03

 

相當之令人遺憾,這名樣子似甘小文筆下的小人物的上將,很有香港人醒目仔的影子。
事發之前大言不慚,出事走就要走先,事後又講說話為自己辯護,果然是「我不是英雄」。
而呂布借此人,作為向曹操勸降,並稱之為「真英雄」。

 

真英雄04

真英雄05

這位「英雄」回到家裏,貴為曹軍上將而全身而退,足可以驕妾婦了!
當然,呂布的意思是做英雄要審時度勢,能屈能伸,忍辱負重,不過究竟這些辱就忍了,負過甚麼重,坊間自有評術。
正如在網媒介內有「恐懼誤判愧疚」之人重操故業,相信其人都是想表現「忍辱負重」的英雄本色。

「英雄」一詞,在古今中外多所論述,《三國演義》第二十一回,有一段曹操煮酒論英雄,發生在曹操在白門樓勒殺呂布後,是曹操與劉備的對話,以下節錄其要:

操曰:「龍能大能小,能升能隱;大則興雲吐霧,小則隱介藏形;升則飛騰於宇宙之間,隱則潛伏於波濤之內。方今春深,龍乘時變化,猶人得志而縱橫四海。龍之為物,可比世之英雄。玄德久歷四方,必知當世英雄。請試指言之。」

玄德曰:「備肉眼安識英雄?」操曰:「休得過謙。」玄德曰:「備叨恩庇,得仕於朝。天下英雄,實有未知。」操曰:「既不識其面,亦聞其名。」

玄德曰: 「捨此之外,備實不知。」操曰:「夫英雄者,胸怀大志,腹有良謀,有包藏宇宙之機,吞吐天地之志者也。」

玄德曰:「誰能當之?」操以手指玄德,後自指,曰:「今天下英雄,惟使君與操耳!」玄德聞言,吃了一驚,手中所執匙箸,不覺落於地下。

時正值天雨將至,雷聲大作。玄德乃從容俯首拾箸曰:「一震之威,乃至於此。」操笑曰:「丈夫亦畏雷乎?」玄德曰:「聖人迅雷風烈必變,安得不畏?」

後世對此段演繹為劉備認定曹操是對他作出試探,所以要扮作驚雷,以隱藏實力及志向。
呂布卒於建安三年(公元199年) ,後來曹魏明帝時劉劭著《人物誌》,當中第八章英雄,對英雄的定義有所論述:

夫草之精秀者為英,獸之特群者為雄;故人之文武茂異,取名於此。是故,聰明秀出,謂之英;膽力過人,謂之雄。此其大體之別名也。

若校其分數,則互相須,各以二分,取彼一分,然後乃成。何以論其然?夫聰明者,英之分也,不得雄之膽,則說不行;膽力者,雄之分也,不得英之智,則事不立。是以,英以其聰謀始,以其明見機,待雄之膽行之;雄以其力服眾,以其勇排難,待英之智成之;然後乃能各濟其所長也。

若聰能謀始,而明不見機,乃可以坐論,而不可以處事。聰能謀始,明能見機,而勇不能行,可以循常,而不可以慮變。若力能過人,而勇不能行,可以為力人,未可以為先登。力能過人,勇能行之,而智不能斷事,可以為先登,未足以為將帥。必聰能謀始,明能見機,膽能決之,然後可以為英:張良是也。氣力過人,勇能行之,智足斷事,乃可以為雄:韓信是也。體分不同,以多為目,故英雄異名。然皆偏至之材,人臣之任也。故英可以為相,雄可以為將。若一人之身,兼有英雄,則能長世;高祖、項羽是也。

然英之分以多於雄,而英不可以少也。英分少,則智者去之,故項羽氣力蓋世,明能合變,而不能聽採奇異,有一范增不用,是以陳平之徒,皆亡歸高祖。英分多,故群雄服之,英才歸之,兩得其用,故能吞秦破楚,宅有天下。

然則英雄多少,能自勝之數也。徒英而不雄,則雄材不服也;徒雄而不英,則智者不歸往也。故雄能得雄,不能得英;英能得英,不能得雄。故一人之身,兼有英雄,乃能役英與雄。能役英與雄,故能成大業也。

筆者在網上找到白話翻譯,讀者有興趣可以以一看。
簡而言之,就是說英雄要在智謀和勇氣都有一定的水平,有一項只能為將相,要獨當一面,必需兩者兼備。
近代有一著名的詩詞,也是論英雄人物的,至於其作者是否英雄,留待大家各自評述了!

沁春園

 

作者網誌:http://blog.tokuhon.org

About 脫苦海 (792 Articles)
業餘投資者,自2002年起在網上連載投資相關文章,著有多本投資及置業類書籍,以數據分析為本,從小業主的觀點,與大家一起透視樓市。 網誌:http://tokuhon.blog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