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分享:中國過剩儲蓄應投向何​處

金融街

上星期提及中國的儲備率相對高,今星期看到FT中文網有一篇滙豐經濟學家Ronald Man 及朱日平以下文章,又囉泥同大家分享嚇。

他們講到中國現要努力尋找高收益的國外投資,其實無論是大國企及民企至外管局都在不斷的在外面買東西。當中當然會碰到一些政治concern而不成功。不過這還是要做的。就筆者經常去的紐西蘭,其中一國企也步李家誠先生後塵,前者買了當地最大的waste management company, 而李先生的公司就比國企早一年左右買了第二大的。

筆者希望中國的垃圾問題在這兩間公司的行動上未來10年可以張紐西蘭的system and management skill融入中國以改善一般生態環境!

 

中國過剩儲蓄應投向何處?

匯豐經濟學家 羅納德·曼(Ronald Man)、朱日平

自30多年前實施改革開放以來,中國一直是外國直接投資(FDI)心儀的目標地。然而,中國自身的對外投資很快將超過外資流入量。這對中國和世界其他國家來說都是個好消息:在為本國出口創造出需求的同時,中國的外彙儲備也有望獲得更高的回報,而那些需要投資的國家,也能獲得一個高速增長的、新的資金來源。

中國如何將過剩的儲蓄輸出到海外將成為一個重大題材,該題材會驅動資金流入不同的國家和行業。

基礎設施是個不錯的起點。近年來,中國的基建熱潮造就出了一個非常適合於設計、建造和維護大型基礎設施項目的經濟體。雖然我們認為中國政府仍有足夠的空間繼續在國內投資,但投資的巔峰可能已經過去。因此,中國將目光投向海外、尋求讓其基建能力和專長物盡其用,這是合乎情理的。

中國的目光或許無需投得過遠。作為亞洲宏大的城市化進程的產物,該地區的城市人口預計在2010年到2030年間將增加6.5億。反過來,我們估計為適應這種人口結構變化,亞洲需要在城市基礎設施上投入11萬億美元

然而,盡管全球利率水平較低,用於基礎設施投資的資金卻很稀缺。2007-08年金融危機在全球範圍內逆轉了對外直接投資(ODI)流穩步增長的趨勢。由於國民儲蓄率較高,中國所需的投資現在較少依賴外資,但其他許多存在投資/資金缺口的發展中國家的情況卻並非如此。

通常而言,這類投資是政府的責任,因為基礎設施能為社會創造廣泛的福利,而創造這些福利對私營部門來說是無利可圖的營生。然而,政策制定者已將財政審慎擺在優先位置。雖然私營部門被鼓勵要有所貢獻,特別是以公私合作的方式貢獻,但商業可行性往往是個挑戰。

這樣一來就出現了資金缺口,尤其是在印尼、印度和泰國。中國倡議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IIB)提供了另一個資金來源,該行擬議中的資本基礎為1000億美元。2013年10月由中國政府倡議籌建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任務之一將是依據商業條款為亞洲基礎設施項目提供資金。截至2014年6月,亞洲和中東已有22個國家表示有興趣加入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該行預計將在今年年底前成立。

中國的資金往往來自國企達成的交易和中國進出口銀行(China Exim Bank)的貸款。例如,國有的中國交通建設股份有限公司(CCCC,簡稱:中國交建)與雅加達單軌鐵路公司(PT Jakarta Monorail)組建了一家合資企業,以在雅加達設計和建設一個綜合交通系統。

中國交建同意對該單軌項目投資15億美元,並為在印尼建立一家單軌裝配廠提供建設資金。與此同時,中國進出口銀行已為湄公河地區和東盟(ASEAN,有10個成員國)的24條公路、3條鐵路、1個港口、3個機場和9座橋梁提供了信貸支持。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將與這些融資渠道並行存在,互為補充。

我們還認為,不會缺少迫切希望利用這一新資金來源的申請者。亞洲地區官員對於基礎設施投資的資金缺口越來越直言不諱。例如,印度最新的“五年計劃”預計,資金缺口達到其基礎設施投資總額的23%。1997-98年的亞洲經濟危機使得亞洲各國普遍反感外國貸款。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將依據商業條款提供貸款,不會把實施結構改革作為先決條件,這種做法在政治上應該會更為可行。

這對中國有何意義?

中國經常賬戶整體上仍為盈余,但收益賬戶一直為赤字,且在不斷擴大。這意味著,中國在對外投資中獲得的收益,低於其他國家正在彙回國的在華投資收益。這相當公平:外國投資給中國帶來了更先進的技術和管理技能。盡管如此,中國現在還是需要找到更多辦法,將其積累的4萬億美元外彙儲備重新投向海外。

通過改變投資方式,特別是從證券投資(很大一部分投入了美國國債)轉向收益更高的直接投資,就可以實現這一目標。對外直接投資對貿易也有好處。在那些中國投資最多的國家,中國出口贏得市場份額的速度也快於平均水平(在某些歐洲國家是例外,受歐盟(EU)關稅的影響)。需求和就業崗位並未隨著對外直接投資流出中國:事實上,對外直接投資為中國出口創造了更大的外部市場。最終,資本和貿易流的增加都有助於中國推動人民幣國際化。

外國直接投資給中國自身的經濟發展帶來了好處,為它國內的基礎設施投資助了一臂之力。那麼,現在有可能產生另一種“雙贏”局面:這一次資本是朝相反的方向流動,中國可幫助亞洲縮小資金缺口,並在此過程中實現自己的政策目標。

本文作者為匯豐(HSBC)亞洲經濟學家Ronald Man和大中華區經濟學家朱日平(John Zhu)

譯者/何黎

以上提供資訊僅供參考,不應視為任何投資之建議或邀請,投資涉及風險,應先考慮個人因素,如有疑問請諮詢專業意見。
Ad
About 寗零 (88 Articles)
over 30 years of Investment Banking experiences specialized in FX, Interest Rates and Credit products serving Central Banks, Intl, regional and local banks, private banks, asset managers and insurance companie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