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視野:走向深淵的烏克蘭

季莫申科

 

1.克里米亞自治共和國人民拉達主席團致烏克蘭總統的公開信

尊敬的維克托‧費奧多羅維奇‧亞努科維奇:

寧靜的克里米亞被又一次來自基輔地區的武裝暴動所擾亂,首都街頭的大屠殺則證明了反對派將政府的讓步退卻當做軟弱可欺,這在他們用暴力奪取國家政權前的,在大赦法案時的表現就說明了這一點。
來自「民族主義政黨自由黨」、「私人部門」以及其他極端組織的好鬥者們宣告了一場總動員並且要求攜帶火器的人們前往街壘,那件犯罪行為已經導致了許多被害者死亡。
2月,有18位無辜平民死於無法控制的匪徒行為。這早已不是一場反對派領袖所說的和平抗議,這甚至都不止是一場暴動。這是一場內戰的開始,這一點克里米亞議會已經反复警告了。
今天,我們要求您,國家的領袖採取果斷的行動和應急的措施。成百上千的克里米亞居民正在翹首以待,所有投票在總統大選時給您投票的人都期待著國家的穩定。
現在仍然有一線機會,能保護烏克蘭的憲法基礎,明天的情況則未必如此。為了防止未來國內衝突的進一步擴大,克里米亞共和國人民拉達保留要求人民在克里木半島上保衛他們安寧家鄉的自治權。

——克里米亞自治共和國人民拉達主席團

以上,是烏克蘭親俄地區克里米亞發給烏克蘭總統的公開信,發信的目的在表達對總統的支持,以及對局勢失控表示強烈不滿。我們可以在電視新聞看到示威者痛打警方人員,也看到烏克蘭東部地區市民暴打示威者,是否暴打對方人員就可以解決國家欠債百多億美元接近破產的事實,俄國又會義無反顧低價提供天然氣給烏國人民,就算是反俄國的反對派上台?

2.季莫申科宣稱,一名獨裁者已經被推翻。必須盡一切努力保障沒有任何一名示威者白白死去。之前橙色革命後上台的政客,一出獄,又來到首都和現在的反對派領袖奪取權力。美言要保障再沒有示威者白白死去,可以斷言,一旦上台,國民的平均壽命又要以5年為起點不停遞減,這才是真正的種族國民大屠殺。

3.亞努科維奇對反對派讓步,結果就是自身莫明其妙的給所謂罷免,而局勢反而失控升級,18日開始的基輔騷亂已造成近百人死亡,大量警察「被俘虜」的局面。親西方的西部重鎮利沃夫又傳出「宣布獨立」,一時間,烏克蘭有最終分裂成東西兩部分,似乎也有成事的可能。波蘭外交部長西科爾斯基(RadoslawSikorski)反駁了亞努科維奇關於烏克蘭正在經歷政變的說法。他表示,事實並非如此。最新選舉出的議長也完全合法。而利沃夫,二戰前曾是波蘭的一部分。憲法已在烏克蘭失效,成了廢紙,烏克蘭現在只是兩大力量的角逐。親俄羅斯派贏得了烏克蘭選舉,反對派身後的西方力量不斷加強影響力,令兩大派的勢均力敵。雙方誰都不認對方有權主導國家道路,並準備為實現自己的主張使用任何手段。

4.我們在新聞見到人民在高度支持衝突,支持街頭政治抗爭。但這是事實嗎?有沒有人問問烏克蘭人民是否很在意國家是親俄還是親西方?

烏克蘭人從蘇聯解體以來持續高漲的政治熱情,很大程度是被外部力量人為燒起來的。蘇聯解體二十多年,俄羅斯也大體安定下來,把大部分精力轉向民生建設,但烏克蘭卻在十年前一舉成為「顏色革命」的「模範國家」。

其實,「顏色革命」就是一條不歸路,它打破了國家依法解決重大分歧的根本性憲法原則,開創了不用按選舉結果為依歸,繞過憲法強行奪取政權的新政治模式。從發生橙色革命開始,烏克蘭就掉入動亂深淵,選舉-動亂-不斷重覆發生。
泰國的情況亦非常類似。黃衫軍2006年推翻他信,從此街頭政治成為國家政治的主戰場,部分人民認為不需要尊重法律和選舉結果,至今看不到任何解決方法,只能一直亂下去。

煽動街頭政治的力量的,未必就是想毀掉國家前程,可能這些人根本就欠缺長遠目光,只追求短線政治利益,又被外部更大的力量利用而不自覺。如今烏克蘭已沒有可以阻止動盪加劇的內部力量,烏克蘭的命運似已掌握在外部”看不見的力量”的手中。為了烏克蘭人民,現在不是談這個國家何去何從的時候,而是要首先要停止暴力衝突惡化為成內戰。

西方一直是烏克蘭街頭政治的主要支持者,因此它們對烏克蘭走向更大流血也負有相關責任。要麼就放手不要再以”無形之手”加強影響,要麼就乾脆爽快大手付鈔,保證親西方反對派上台後烏克蘭不差錢不差天然氣。如果價錢太貴,就不要再吹口號玩弄烏克蘭人民,不然,就算俄國不報復,把烏克蘭搞散了,除了大量人口非自然死亡,動亂不知要抗散多少年。美國當然可以不用考慮玩下去,難道歐洲就不用穩定下來?

身在香港的你,看到如今烏克蘭,泰國正走向深淵,有小部分港人日夜鼓吹香港行上這條不歸路。大家應當興幸有烏克蘭,泰國作為前車,而香港距離掉入動亂深淵,還有多遠?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