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奇遇:熱鍋上的拉丁蟻民

I Cried Like a Silly Boy – Nick Urata (Devotchka)

 

熱鍋上的拉丁蟻民01

一連三日於巴西里約熱內蘆舉行的嘉年華會、72小時不眠不休,整個城市以致全國人民都進入緊急瘋狂狀態,任何角落,公園,超級市場,什至地鐵車廂內都充斥著當地與及來自世界各地的「瘋民」!隨處叫囂,集體賣唱,都是希望能得到你的注意!任何人士如穿上普通服裝並配上正常妝容,定必成為異族!

為了這次盛事,我也發揮了一向要「將荒唐的事進行到底」的精神,在我有限的背包騰出空間,準備了些古怪眼鏡,假髮,以泳衣裝束配上像和服的睡衣外套,大大烈烈地走到街上。可能我的新髮形太突出,還是我那一副未成年少女的身軀有點不雅,所以途人都特別喜歡向我打招呼,特別的是他們會把眼皮拉後讓眼簾成一直線地向我微笑。我也用雙手把眼珠撐大來個還擊,互相戲弄一番。

我雖然未能購票入場觀看森巴花車巡遊表演,但住在場館附近的我每晚都能隔空感受到場內的氣氛是何等高漲,從現場直播的電視機上看到每一隊花車表現隊伍都會使出渾身解數,每輛不同主題的花車都極致奢華,身材惹火的舞蹈員配上那極度浮誇的服飾在評判員席下搖晃著那潦人的驅體,身為電視機觀眾的我也被那快速轉動的畫面弄得熱血沸騰。每晚深夜四時,場內仍然發放小型煙花去為當日的演出作一個短暫的告別。名副其實是不眠不休的馬拉松式大匯演。

除了傳統的森巴嘉年華會,每天都有不同大大小小的樂隊於市中心內演出。所有瘋民投其所好於場地準時聚集,情況有點像快閃黨一樣,你不會知道下一刻會發生什麼,但這正就是這個派對的魅力所在。

還記得於Copacabana beach這個著名的海灘,於那長達四公里的藍藍海灣上,跟人群波逐流到聞名於世的Copacabana Palace那極級豪華酒店前,雖然看不到Madonna,Elton John或者Mike Jacker,我卻看見會打鼓的赤身Felix The Cat跟小紅帽在Jam歌,還有火影忍者嗚門跟穿襪帶的護小姐在抽同一口香煙。你想到的人物,動物什至想不到的死物都會活生生的在這個人海裡出現。 這場公眾大會並無任何特別主題。奇形怪相的裝扮就是最好的派對通行証。

我繼續與朋友跟著面前那如蟻羣的人流前往另一個著名的海灘- Ipanema Beach,於長灘邊位置已望到多支插起的七色彩虹旗,非常風騷地隨著海風搖搖曳曳地扯著。在這裡你可以看到無論男女老幼,攣直與否。都可以看得出這裏就是他們的專屬舞台,要「秀」就是這一刻了。 在此片標誌著和平與自由愛的樂土,所有人就這樣不分彼此,互相向身邊的人問好,或者依偎著你最喜歡的人一起親近陽光。 同志情侶擁吻起來的親熱畫面也隨處可見。 如果要我改用味覺來形容這些景象的話,我會將之形容為Wasabi雪糕一樣,在炎熱與冰凍的同時,空氣中總是充滿著甜蜜又辛辣的味道。

而我此刻來得悠然自得,在這塊蟻灘上擠出一個角落,就這樣整個人躺下來,暖暖的空氣把我緊緊的包圍著。閉上眼,在火紅紅的眼皮下,我看見一片清涼藍天,心中想著一些開心的事情,iPod正播著I love you Phillip Morris 的 Soundtrack. 嘴裡輕輕啍著~Brazilian sea amazes me……

boringchu 3
閱讀更多:http://www.boringchu.com/

 

熱鍋上的拉丁蟻民02

熱鍋上的拉丁蟻民03

About boringchu (22 Articles)
妄想能走遍大地,到處留情。憑手掌上那特長生命線作為最大籌碼。希望自己到了花甲之時仍能四處闖蕩。 "Youth is not a time of life; it is a state of mind" - Samuel Ullma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