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奇遇:法國版 Flight of the Concords

LLAJTAYMANTA – LOS EUCAS (Diablada)

 

Flight of the Concords02

看過了馬丘比丘這個天空之城及完成了其他秘魯必遊景點之後,我的錢包開始出現「硬化」的跡象,為了舒緩此症狀,在我進入高度文明又現代化的智利之前,我必須對自己嚴刑以待,能慳則慳,但求能在硬化的錢包裹淘點錢出來,於這個海鮮國品嘗一餐 豐富的豪門海鮮宴。

所以我決定繞道而行,既可在太陽島上稍作停留,又可以再次踏進我最喜愛的城市Laz Paz,再由Laz Paz前往智利邊境Arica。雖然要用上四倍的時間,但成本只不過是從秘魯的Cuzco直接去Arica的車費的一半。這個意外重遊卻令我遇上來自法國南部小生Eric及Johnathan。在太陽島上散步的時候,碰上這兩個剛畢業的建築師,希望在兩個星期的假期裡逃離工作,在玻利維亞尋找一點新樂趣。在日落前就很隨意跟他們去吃個便飯,其實也稱不上晚飯,因為大家都是窮光蛋,只能點個菜湯,繼續吃著那個在秘魯買下像披薩一樣大的大包作主菜。可是我們卻吃得非常開心,不知道為何他們跟另一法藉人士暢談起什麼國家大事,好似吵得面紅耳熱之際,對方從口袋裡拿出一張百元玻紙 (大概是一百二十元港幣)說著“I PAID!“ 放下就轉身帶著他的老婆,及兩個不到五歲的兒子回家休息了。 Eric說:「他這樣做只是識英雄重英雄,像他年輕的時候也是窮著身外出旅行,所以希望我們能夠開懷一點去享受這一次假期。我可是第一次看到這種情況呢,竟然會有人於心不忍,做出這種雪中送錢的善事。

第二天,我們就拿著這張百元紙幣一同前往Laz Paz,為了節省開支,我帶他們入住我認識的青年旅館,跟我相熟的前台姐姐說我明天一早會坐第一班車離開這裡,夜晚會外出玩至通宵達旦,希望以不佔床位之名,讓我放下背包。最後我當然是順利過關。各人梳過後,就本著今晚不醉無歸的心態,要將我們的最後一夜玩過痛快。首先到超市買下半打啤酒作為賽前熱身,再以快餐雞為晚餐,跟著就去酒吧繼續暢談大家的旅遊大計,對工作的愛與恨,及討論有關前世今生的事。大祗也只不過是痴人說夢,酒後胡言亂語吧!

突然酒吧響起三拍半的歌,燈光轉弱,兩個傻佬隨即Jemaine和Bret上身,以數白欖方式英法雙語對唱起來。當時情況實在太好笑了。我抱著腰成L字形,表情是笑的,肚子卻在痛起來,這就是名符其實「笑到抽筋」。那時候我也只能亂打拍子表示支持。酒精有時候絕對是讓人打開體內無限潛能的催化劑。

之後我們好似有點肚餓,就走去廣場裡看看,想不到已是深宵時份的San Francisco廣場仍然非常熱鬧, 整個廣場都打著大大的白光射燈,場上全是照著奇裝異服的舞蹈員,驟眼看以為自己來了巴西嘉年華, 圍觀者說道原來有人在拍攝音樂特輯。哈哈哈! 我們當然也站在一旁等著看好戲!大概忘了當時發生什麼事情,只記得我們跟那些舞蹈員一跳進這個廣場舞池跳舞,跑呀跑,很快就跑得一身大汗。每當音樂聲停下來的時候,所有人都好非常興奮地互相跟別人擁抱起來,那次是我跟玻國人有過最親密的接觸。

酒精,音樂,加上朋友,無論身在何處,這三種元素加在一起,永遠都能製作出快樂的泉源。

想看這個MV嗎?不要問我歌詞內容是什麼啊!

 

boringchu 1
閱讀更多:http://www.boringchu.com/

 

Flight of the Concords01

Flight of the Concords03

About boringchu (22 Articles)
妄想能走遍大地,到處留情。憑手掌上那特長生命線作為最大籌碼。希望自己到了花甲之時仍能四處闖蕩。 "Youth is not a time of life; it is a state of mind" - Samuel Ullma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