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奇遇:一個Before Sunrise的故事

一個Before Sunrise的故事

 

不知道有多少孤身上路的旅行者,每當感到身心疲累時,總希望能有艷遇去慰藉心靈,身處異地卻在享受只有兩個人的時間與風景,或許這真的只不過是一場遊園驚夢,但我應為這就是我的愛在黎明破曉時。

我並沒有留意到打從我選擇重遊Fitz Roy的山上開始,像你這種陌路人會在我生命中留下如此深刻的痕跡。

還記得那個一遍紅葉森林,我們就在雪山下旁那條流水小穚碰上了,一如以往,大家只是旅途中的點頭過客,也許你不會記得我的名字,我也忘了你來自那裡。可能這一場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偶遇,卻在我餘下的旅程上演了一場絕非偶然的故事。

某夜零晨三時,我一個人坐在車站內,眼皮時刻保持著半開半合的狀態,在本來寧靜無比的候車室中開始充滿著腳步聲,我的視線範圍繼續停留在那幾格階磚上。然而那幾格階磚範圍以外,你又在出現了!對了,那是最後一班前往烏斯懷亞(Ushuaia)的車,可惜我付擔不起這一次能夠跟你談話的機會,我仍是很安靜地坐在那張冷板凳上,十多分鐘後,車站人去流空,我又再獨自看守著這裡,靜待日出的來臨。

從El Calafata坐便車到Ushuaia,途經大城小鎮,也經過如荒漠草園,全都是奇形怪狀的樹,跨過那個分隔智利與阿根廷的大海,三十小時後竟然能跟你在同一屋簷下再次碰見。這一次,我倆終於知道大家的名字,雖然我來遲了,但是命運好像早已安排了你在那裡等待著我的出現。

那天晚上, 旅館內舉辦了一場盛大的晚餐大會,漫長的烹煮過程中,我倆的視線再次碰上,我手抱著那杯中物,跟你展開漫無目的對話,來自何方? 最近有什麼有趣的影片呢? 你背包放了什麼東西來旅行啊… 我真很想知道你是從那個時候開始已經留意到我?我說要不要明天跟我一起去看那顆刮大風的樹,你說會嘗試取消已訂好的森林團遊,跟我一去感受一下那股南極風有多厲害,聽到你這樣說內心其實已在微微笑。晚餐過後,我們大顆兒一起在玩猜猜畫畫遊戲,聊天,到了結他點唱環節上我嚷著說要聽Blind Melon的No Rain,想不到你也懂得這一首歌,就從那一刻開始,我的目光再沒有離開過你身上,零晨時份,客廳內的人煙開始稀薄,我倆似乎仍想撐到最後,說著以後的行程計劃,那時才知道我們將會坐上同一班飛機返回布宜諾斯艾利斯,無論如何,我們一定要在那裡再見。

就這樣,我又再重回這個南美小巴黎之都,同樣地,你也對這個熱鬧的城市相當熟悉吧,因為這裡是你的起點,也是終點。說穿了其實是想將新人物變作新景點,以另一個方式為自己的旅程添上一點新意。

抵達那晚,我寄宿於路途上所認識的朋友家裡,而你就跟朋友到青年旅館裹去,「明天記得發訊息給我啊!」說罷揮手度別。很久沒有睡在又厚又軟的大床上了,我抱著豆芽的種子去睡,是不是開始有點受不了呢?

第二天早上收到你傳來的早餐照片,原來我已經睡到正午了。而你在咖啡店等候我的消息。「想去那裡?」我提議說:「一起去尋找Bar Sur吧!」身為王家衛粉絲的你應該知道是什麼吧!那一刻,我心裡只是想著Happy together!

「可惜時間尚早,現在就去酒吧實在不太恰當,要是你有空的話,陪我一起去辦點事吧!應該會是很好玩的。」

試問有什麼事比得上在異地紋身及上警察局報案來得有趣?

我早已為自己在回歸之前安排了一連串事情要做,但是我知道無論我想去那裡你都會願意跟著我。

跟你約好在Bond Street見面,先尋找友人介紹的紋身師,店子是找到了,可惜他人不在,當時我看似非常失望,其實心裡在憂慮著如何消磨整個下午的時間。你提議先去找警局為之前意外遺失的相機備案吧!但最近的警察局在那裡呢?

就這樣,我們攤開手上的地圖,向著最近的警局進發,不知道為什麼,沿途的風景都變得十分美麗,看著樹下的人喝著瑪黛茶,老婦人拖著小狗朝向著我們腳下鬧著玩,滑板少年在樹葉堆上淺起浪花,有時侯找個行人來問路聊天,眼前所有事物都變得親切可人。

終於來到嚴肅的地方,我們集中精神,培養情緒,希望能得到警察叔叔的憐憫,能早點為我完成報告。等待的時候我們一起商量這個場景應該如何以最精簡的方式去完成。等了差不多一個小時,終於等到一位懂少許英語的警察哥哥招待我們。你很努力的為我演繹這場劇本,我就在身旁擺出受盡驚嚇的樣子。還是不太懂嗎?讓我加上精緻的手繪圖畫吧,繪形繪聲。可是案件還是不能受理, 是因為劇本上所寫的案發地點不屬於這個小區的管理範圍,要到另一家在Peru Street的警察局才對。

我倆終於忍不住笑起來,攪了半天的戲份全都白費了。但是一切還好,因為我們不就是要去尋找Bar Sur嗎?Peru Street就在這條街的附近,所以我們暫時辭演,休息放飯去啦!

在布宜諾斯艾利斯的咖啡屋,全都是十分精緻,坐在那裡你完全不會感受到束縛。吃飯時突然轉來訊息的響聲。「是我好朋友發來的短訊,他學過中文的,你要跟他聊嗎?」啊,是嗎?後來我把你的手機調效一下,以中文回答你朋友的問題,至於內容是什麼已經不再重要,我高興的是原來你早已跟你的朋友提及過我,因為你臉上的顏色已經將你出賣了。

午餐過後我們繼續在加了濾鏡的街道慢慢走進另一間警察局,那裡有張很大的棗紅色梳化, 非常軟綿綿,舒適得讓人不願離開。好似是只屬於你和我專用的。我們又再這樣躺在梳化上待了兩個小時。

天色早已變暗,離開時才發現氣溫變得很冷,我倆都低估了這裡的溫差,只穿了薄薄一件外套配上拖鞋。我倆都急急步地走著,希望盡快能找個地方躲起來,想不到馬路旁的紅燈把我們停下來,我的視線突就此緊貼著你的胸前,大家都沉默不語,但我卻聽得到你快速的心跳聲。

最後, 我們終於來到那鼎鼎大名的BarSur門口,可惜的是入場最低消費是一支紅酒,絕不便宜,其實在那裡渴酒也沒所謂,所以我們立即改變主意並跳上一架出租車,跟司機說隨便載我們去附近的酒吧去。就在那狹窄的車箱中,我倆的視線很自然平排成一直線,剛被風吹的發冷的嘴唇也變得溫暖起來…

後來我們走進一間酒吧,點了瓶最大的啤酒,場內播的全是刺耳的跳舞音樂。你笑道「你是否一直在跟蹤我?」「應該是我問你才對呢!」雖然我們只相處了一天,但總覺得大家早已認識一樣,如今終於找到對方了,所以不需要刻意形造那些陳腔濫調,緣份早已為我們設下這個局。不知為何場內空氣突然變得稀薄起來,開始有點呼吸不了的情況出現。後來我們決定去另一個地方去繼續呼吸只屬於我跟你的空氣……

幾天過後,我們還是要正式分手度別,那個晚上究竟有多難受我已經不想再提起了,到現在我還是忘不掉你衣領上的淚水, 給我留下許多問號…

我後悔沒有堅持下去,就讓你背著我離開;我更後悔遵守諾言,在我還在南美的時候不聯絡你。

如果真的有機會讓我再見到你的話,我一定不會再讓你離開。

或者,現實中我們不應該再見,因為這就是我們的<一期一會>。

boringchu 3
閱讀更多:http://www.boringchu.com/

About boringchu (22 Articles)
妄想能走遍大地,到處留情。憑手掌上那特長生命線作為最大籌碼。希望自己到了花甲之時仍能四處闖蕩。 "Youth is not a time of life; it is a state of mind" - Samuel Ullma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