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奇遇:WWOOF 我在農場耕田的日子

The Cardigans  Rise and Shine

 

我在農場耕田的日子02

 

位於阿根廷首都東北方向三百公里以外那處有個不太顯眼的城鎮叫Gualeguaychu,普遍地圖也不會找到其位置所在,我卻在機緣巧合下來到這裏做有機農夫。這個並不是什麼偉大的義工計劃,也不是working Holiday. 而是實實在在,你情我願的勞動體驗。在那裡你需要按農場主人的要求打理農場,協助完成一些耕種的工作,當中除了學會一些有機耕種的奧妙外,更可真正體驗效外生活。

於網上點選好wwoof於阿根廷的版面,付過登記費後便可以得到最新的有機農莊的詳細名單以及為期一年的會員資格,在表上你可以看到各農莊的簡單介紹,及基本要求等,圖文並茂。為什麼會是Gualeguaychu呢!原因其實只有一個,就是因為我不懂西班牙語,不管我的申請信內容寫得有多吸引動人,但當填上語言一欄,就是我的弱點所在,競爭力即時跟其他能懂多國語言的歐洲人比下去。所以我臨行前花了近兩個月的時間發出那十個的電郵都似乎全無音訊。直到出發前一個星期才收到第十一接納郵件,試想想從接二連三的拒絕中得到回覆,感覺就好似從谷底反彈一樣來得特別興奮。一向响往農莊生活,如今終於得償所願,來一次小小的體驗。

早上九時許 ,終於從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坐巴士到達這裡, 下車的一刻 ,看似街上仍是了無人煙,感覺有著一絲沉澱,回想起經過兩個多星期的多姿多采生活,從繁華鬧市走到這個寧靜的鄉村小鎮,我知道這個就是我想要的。

肚子雖然有點餓,但仍然先想到處走走,就算要背負著那巨形的背包, 還是先想到處走走。身體似乎完全不被昨晚通宵達旦的影響,就這樣到處走走。

潛在於身體內的毅力總是身在外地時才會發揮得最高,沒有地圖,沒有電話,只看著地址,就這樣將自己從香港直送到農場去。 沿途裡總是得到村內的人對我這名小小背包客送上好奇的慰問。走得累了,就坐在路旁休息一下吧,反正現在身處於一個沒有時間束縛的地方。最後我仍然敵不過熱情村民的關照,把我載到那泥巷盡頭, 最後,我這個「到處走走」的計劃其實不到二十分鐘就已告吹。

來到農場門口了,在欄外揮著手大叫一聲Hola!出來迎接我的是位年輕的女主人Josie,穿著卡其色的背心,配上粉色的碎花裙子,非常飄逸的跑到門前來迎接我,在她那雙鮮黃色的水靴背後我還看見兩個小伙子,一隻叫Tota的沙皮犬及叫Kuri的牧羊狗。 “Welcome Chu… ”就這樣,我的農場生活正式展開了。

整個農場的面積不算大,只是養了三十多隻羊及十多棵無花果樹,與及一塊只有三十平左右的田來種植蔬菜。所有收成都是供應於農莊內的自家旅舍用。另外農莊旁有一個大車房,是Josie的哥哥Marco的汽車機械工場,專門製造汽車及電單車零件。

Josie為我送上簡單的茶點,我們坐在房外那長長的木櫈,彼此聊起自己的旅遊經驗與及一些生活體法,彷彿有點一見如故的感覺。原本她在紐西蘭及中東一帶流浪了三年,但因父親病逝的源故,她就得回來接棒家族農庄的事務。沒有刻意預算歸家的日期,但卻知道回家的路其實不遠,因為這裡一直有人為你守護著。

基本上,每天早上八時左右起床,梳洗過後,吃個簡便早餐,便開始工作了。每天清洗羊池,把羊糞收集好,用泥頭車運送到百多米外的農田,將羊糞跟泥土混合好待用。因為播種也需要按潮漲潮退,日月星辰的配合,才會有好的收成。這就跟我們的古代農曆法則差不多。除此之外,就是要除雜草,收割已成熟好的果實,還有打理果樹,做些修剪掛上膠袋嚇退偷吃果實的雀烏。在我工作的時候還有兩個搗蛋的小鬼從旁監測著,就是Toda跟Kuri。所以我並不是孤軍作戰呀,有牠倆幫我做訊差,省了很多時間呢。因為我不喜歡帶著手錶做事,所以有牠們的提醒,我就知道下個工作要做什麼了。

但很快我就發現我的功能變了,因為自從我幫手做飯開始,Josie哥哥Marco的起居飲食就靠我了。他每都埋首在車房內不斷工作深夜,只有中午飯那休息時間比較長,一般都是慢慢吃,看看電視,把東西收拾好後,你可以找個你喜歡的角落休息,做自己喜歡的事,有時候有朋友探訪,就跟他們坐在草地上一起喝著maté。基於午餐跟下午茶是連貫著的,到了四時左右才返回工作岡位,工作到日落時就可以停手,又是時候準備晚餐了! Marco說很喜歡我做的菜,可能始終是新口味吧,都是一些簡單煮法,可能他們不知道原來醬油除了可以用來吃壽司之外,其實還有很多用途的呢。

在農場內的生活除了被蚊叮得很痛苦之外,其餘所有時間我都過得很開心。當然,快樂的時光過得快,又是時候講byebye! 要出發到北部去看我的七彩山,繼續我的南美之旅。

在農莊的最後一天我又再乘坐清晨四時半的巴士離開了,本來Marco計劃通宵坐在客廳看電視不睡,希望送我一程。但最後他都是敵不過睡魔。我不願吵醒他,所以就只跟Josie靜悄悄地離開。在我拿著行李走出門外時,Toda及Kuri一直很安靜地跟隨著,眼神帶著依依不捨的目光。直到我們的車子駛出農莊外,牠倆還是靜俏俏的跟著車子走, 沒有發出半點聲音 ,就這樣默默的送別我。我可是第一次離開一個地方後竟然會有如斯傷感的感覺。不過我跟Josie約家好兩個半月後在她烏拉圭的另一個家見面,到時候好好把我旅途上的故事告訴給她知。 保持聯絡並不是敷衍的話別, 我就是如此相信無論我們走到那裡,那份情永遠都記在心裹。

 

boringchu 1
閱讀更多:http://www.boringchu.com/

 

我在農場耕田的日子01

我在農場耕田的日子03

About boringchu (22 Articles)
妄想能走遍大地,到處留情。憑手掌上那特長生命線作為最大籌碼。希望自己到了花甲之時仍能四處闖蕩。 "Youth is not a time of life; it is a state of mind" - Samuel Ullma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