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保先鋒:香港垃圾處理問題

眾所周知,香港的堆填區快要填滿,而香港的垃圾,基本上都是傾倒到堆填區的。政府過去數月多次嘗試在立法會闖關,希望擴建堆填區及興建焚化爐,結果都是失敗。

政棍們卻其實沒有共識如何處理,只有選票控制腦袋。任何人都知道垃圾討厭,以現時科技,筆者可以大膽的說,絕大部分垃圾可以回收處理,問題是香港人是否已經預備好。垃圾處理其實並不困難,最大問題是錢。

退一萬步來說,如果用精密的大型篩選機器,再加上聘請一大群人用人手將垃圾分類,分得仔細,再不計成本拆開處理,然後又不計成本地,建每一個專門的再造車間,即使最複雜的電子產品,也可以處理得頗乾淨,而且再造出來的產品,可以是很高品質的產品,這是最合理和對後代最負責任的方法。

但問題是,香港人是否預備好每月每人付出數以百計的金錢?
如果沒有預備好,我們只有接受現時的粗處理方式:塑料被打成雞美酒,再造成最粗的料子;橡膠及玻璃被造成磚及塑跑道等。

但以我們現時的狀況,即使是粗處理,回收率也是非常低,原因是我們沒有做好回收教育,也沒有基礎設施與物流系統配合。

前些時看報章,不少「專家」獻計,有人建議用氣化技術,而最搞笑的是我們的第一健筆先生,說某些外國焚化爐需要進口垃圾發電,我們可以出口創匯!幸好仍沒有見到環保團體們鬧這樣的笑話,但環團們到現在也未能提供建設性方案。

擺在眼前,要做好源頭減廢或回收,可能是二三十年以上的工程。環保團體的論點是:現在給政府輕易過關,就會令政府有惰性,永不會建立減廢及回收系統,這或許是一個貼近現實的假設。但現實是,我們沒時間等,堆填區填滿後,焚化爐仍不見蹤影的話,到時即使立法過不了,又有誰能吞掉垃圾,結果還不是倒到堆填區?

有責任有遠見的政客,應該務實的提出綑綁方案,要求政府有實質的回收減廢計劃,才能通過方案,可惜現時香港的情況,政棍們不單止沒有遠見及承擔,現實層面來說,他們連實質的環保知識,都遠遠低於在環保界已多年的環境局局長及副局長,是典型的外行指手劃腳指揮內行。

到現時為止,提倡垃圾收費的人,仍沒有一套收費後如何補貼回收商的詳細計劃,結果錢是否會補貼回收商們到外國買垃圾、轉口到中國圖利?焚化爐及擴建堆填區是現實必須接受的方案,無論你的想法有多浪漫,但筆者想提出一件陳年舊事。

現時全球都沒有任何一個焚化爐,是不會釋出二惡英的,二惡英對人體的影響,大家應該耳熟能詳。十多廿年前,香港的青洲英泥曾經與環保署合作,建了一個不會釋出二惡英的焚化爐進行試驗,那個焚化爐的大小在下已經沒有數據,但絕對不是一個小的實驗品,而是一個百分百工業化的中試產品,試驗多時,並有詳細數據顯示結果非常成功。

試驗完畢後那東西亦拆掉了,現在沒有聽見任何人意圖使用那個技術,環保局兩位局長是否知道此事?涉及李氏的青洲英泥態度又是怎樣?

在下已離開環保界別很久,這些是非不想過問,希望當年有參與的人能做一點事,為香港建一個完全不釋出二惡英的焚化爐盡點力。

垃圾海上運輸路線

石鼓洲焚化爐選址

%d bloggers like this: